理发

发布日期 : 2011-01-15点击次数 : 来源 : 文登市实验中学 鞠雪飞

头发长了,暗地里替烈日为虎作伥。早晨去理发店,大门紧闭,看来是来早了,怏怏地回去。路上,遇到了建波——本村一个智障的男子,年龄与我仿佛,微驼着背,头发花白。他冲我咧嘴一笑,客气地打招呼:“吃了啊。”“吃了。”我不智障,但也要回应以礼仪。

傍晚,又去了。只有一个妇女在理发,理发员与她有一句没一句地拉着家常。我在旁边的椅子上坐定,静静地等候。店里又走进三个人,一个秃顶老翁,一个大肚子孕妇搀扶着一位老态龙钟的老太太。看来是老太太要理发,她上年纪了,行动迟缓,慈眉善目,脸上有几块老人斑,记录着岁月的沧桑。因为牙齿全部脱落,她不停地翕动着嘴唇。我暗想,自己要向后退一退,让给老太太先理。

孕妇叫老太太“奶奶”。她眯着细眼,满脸笑意,非常亲昵地与奶奶说话。看那肚子,眼看就要生了,还要照顾年迈的奶奶,真是个贤淑孝敬的女子。

孕妇谈及奶奶空空的耳眼,老太太说:快死了的人,东西摘下来给某某了。永远为后代着想,这就是中国式老人的典型代表。我问老太太高寿,老人说“八十五了”。我说:“看样子身板硬朗,必定长命百岁。”

从她们的谈话中,我知道老太太有儿女四人,每家轮流侍候三个月。到了日子,便有下一家接走。我暗想,将来我油尽灯枯时,孩子又在外地,只能和妻子到养老院了,和一帮子老人一起下下棋,打打麻将,共享人生美好的黄昏时光。

妇女理完了。我刚要张口辞让,理发员转头对我说:“大兄弟,咱商量个事……”

“让大娘先理吧,这么大岁数。”我打断她的话。

“先让他理吧,他理个秃头,很快的。”老太太指指旁边的老翁。我才知道老翁和孕妇并非一家,他头顶闪亮,寸草不生,山下有稀稀疏疏的草木环拱中央。果然,很麻利,三下五除二地斩草除根,屋里一下子亮堂了许多。

我再次说:“让大娘先理。”孕妇客气地表示感谢。理发员认识我是个老师,赞了声:“真是为人师表。”

孕妇对老太太说:“理吧,我和理发的熟,不要钱的。”说着,冲着理发员眨了眨眼睛,又说:“俺奶本来说什么也不来理发,我们做了半天工作,告诉她不用花钱,她才肯来。”

老人端坐在椅子上,神态安详,那份宁静和淡然让人心生敬意。理发员小心翼翼为她修剪灰白的头发,生怕惊扰了老人似的。孕妇笑着说:“给俺奶理俊着点啊。”

老人理完了,显得精神矍铄。孕妇道了谢,搀扶着奶奶,慢慢地走了。一会儿,孕妇回来送钱。看得出,她为成功实施了善意的谎言而高兴。

终于轮到我理发了,夜幕已经降临,暑气渐渐退去。不知怎么,我心里感到一种特别的清凉和惬意。

 

(《山东教育》201012月第3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