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百合一样美丽

发布日期 : 2011-01-15点击次数 : 来源 : 即墨市鳌山卫中学 徐彩娥

我家院子里长着几株百合。每到五月底六月初,硕大的白色花朵就会如期绽放,在飘逸的阳光中,闪射着一种炫目的美丽,仿佛生命的宣言。而原本葱郁茁壮的植株,却渐渐显露出憔悴衰老的征兆。一周后,当花朵尽情焕发过生命的华彩,百合真的走进了她短暂一生的暮年时光,从此,她在流萤疏影里孤独地蜷缩着,一副心力交瘁的残败样子,再也找不到往日的光彩了。每到这个时候,我会黯然神伤,但也固执地相信,百合没有老去,她只是把她的青春,转化成花朵的形式,于是她获得了永恒的美丽。

那么,母亲的美丽也会永恒吗?

母亲老了。曾几何时,她光洁的面庞萎缩成千沟万壑,坚挺的腰身佝偻了下去,腿脚也不灵便了,终日靠药物维持必需的活动。可是我不相信母亲会这样经不住岁月的裹挟,在我的印象中,母亲始终像壮年的百合一样健康美丽。

依稀又回到了年少时光,那时候,虽然兄妹不算少,但在母亲放纵的爱里,我就是横行霸道的公主。我可以放肆地哭闹在她的怀里,可以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把她的尊严抛在地上,摔门而去。母亲从来没有记住我的坏脾气,却让我记住了她牵着我的手走在林荫路上的惬意,记住了她带着我在野外扑蝴蝶的欣喜,记住了她背着我蹚过潺潺小河时的安适。印象最深的是母亲伴我在夏夜里纳凉的那份诗意。凉风习习的夏夜,淡蓝色的萤火虫飘飘忽忽地飞来飞去,钻石般晶晶亮的星星诡异地眨着眼睛。母亲揽着我,一边摇着大蒲扇,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讲着牛郎织女的故事。遥望着璀璨的银河,想象着星星们的窃窃私语,我渐渐进入了梦乡。母亲啊,与您相守的时光,是我今生的怀想,来世的奢望!

但母亲的工作远不只是照顾几个孩子。白天的大部分时间,她要随生产队下地劳动。瘦小的母亲很要强,也很宽厚。很多时候她干着跟男劳力差不多重的活儿,却拿着比他们少得多的工分,她从不叫苦,也不抱怨。一年来尽管忙死忙活,只能勉强凑合吃穿。禁不住生活重压的父亲只好借酒浇愁,醉了就骂人,摔东西。母亲总是慢声细语地劝慰父亲,服侍父亲擦脸、睡下。然后她就静静坐着,坐着坐着,泪就滑下来了,打湿了孤独的月和寂寞的星,打湿了窗外的风和远远的虫鸣。母亲啊,您大概不会知道,您的苦楚和无奈,成了我心口上至今抹不去的疼痛!

虽然日子苦了些,但由于母亲的勤勉和坚持,我们兄妹都适时接受了正规的教育。母亲肩头的担子更重了。不久家里分了责任田,母亲总是和父亲一起早出晚归。印象最深的是那年秋天收花生的时候父亲病了,母亲独自去把花生刨出来,又独自用小推车运回家。放学回家的路上,有人开玩笑似的对我说,你娘推车时只见花生不见人。我忍不住哭了,母亲从未推过车子,而那时哥哥已经比她高出一大截了,可母亲宁可累死,也不会耽误我们学习。

后来工作了,我远离了母亲。我知道母亲挂念我,可是我觉得有很多事要做,所以常常一个电话,就推迟了归期,一个随随便便的借口,就取消了行程。我不知道,母亲会在我的借口中渐渐老去,而且老得这样快。每到周末,老了的母亲喜欢坐在门前的青石板上,遥遥怀想:想起我儿时的顽皮,少时的倔强。于是母亲忘神地笑着,笑容里,混沌的目光穿越了漂泊的风和黄昏浅浅淡淡的阳光,看到了我远远走来的身影。身边,栉风沐雨、历经沧桑的老槐树在风中寂寞歌唱……

今天,看着衰败的百合,我知道,“老”是一件不容置疑的事情了。因为每个生命都要参与一个轮回的过程,就像百合,需要用全部的养分催开花朵;就像母亲,需要用毕生的心血和汗水哺养我的青春。我的年轻和健康就是她生命绽放的花朵,开放了,她也就履行过她的责任和义务,安然走向她的归途。尽管我也尽全力参与了这个绽放的过程,尽管我也在日日消耗着自己的青春和美丽,可我还是不能接受,有一天,百合会在秋风中寂寂枯萎,只留下风的絮语和破碎的阳光;有一天,我的母亲会拂一拂衣袖,走向远远的云端,只留下青石板上的寥落和我无望的守望。

当然,也许我不必在意太多,我只需要知道,开放过,也就圆满了。百合会在人们心中留下永恒的炫目的美丽,而在我的心中,母亲永远像百合一样美丽。

 

(《山东教育》201012月第3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