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的栖息地

发布日期 : 2011-12-15点击次数 : 来源 : 莒南县岭泉中学 葛松岭

以前,每当听到要我陪着妻子女儿去县城,我便一万个不乐意。因为我不喜欢逛街,不喜欢看服装,不喜欢进超市,不喜欢……总之,不喜欢抛头露面,不喜欢人多声杂,而喜欢寻求一个相对安静的绝佳之地,让耳朵歇一歇,让心灵静一静,让大脑松一松。

这不,巧得很,偶然去书店购书时,在书店的东里间,无意之中发现了一方洞天福地、理想之所。地方不大,有十五六平方吧,三面大书架,上面排满一列列整齐划一的书籍。内容五花八门,种类更是不计其数,但美中不足的都是些旧书。虽然陈旧,但保存还是比较完整的,几乎没有污渍、破损、缺页等“惨不忍睹”的现象。中间安放着一个大长条桌,两边配着长凳,真是急读者之急,想读者之想。毋庸讳言,这也是书店经营者的高招妙策,忍痛割爱,白白地开辟出这么一小块给读者自由、免费阅读的空间,而实际上也是吸引顾客、招揽顾客的一种手段而已。毕竟,顾客是上帝吗!顾客来了,还愁生意冷清?

且不顾及这些,反正对我而言,如获至宝,喜出望外。一来再也不头疼“护驾”进城了。大可让妻女自由自在、尽情畅快地游玩,痛痛快快地过一番“进城瘾”,彻彻底底地满足一下妻子日久就会萌生出的“逛街瘾”。也无需我步履蹒跚、长吁短叹、欲哭无泪、百爪挠心般地亦步亦趋。这对双方而言,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更重要的是,我偶然遇到一块让双脚暂时得以歇息、让身体暂时得以放松的自由地,寻觅到了一方精神的避难所、心灵的栖息地。踱进书店,瞬间被书的芬芳所洗礼,被书的颜色所迷眩,被书的种类所倾倒,被书的气质所淹没。置身这宽广无垠、气息浓郁的文学殿堂,暂时会让我抛开一切、忘却一切,一心一意、急不可耐地钻进书的怀抱里,感知书的温暖,嗅取书的体香,享受书的抚慰,聆听书的教诲。

融入书的海洋,如同来到了一个文字飞舞、智慧闪耀、情感唱歌的世外桃源,又似踏入一个纯洁本真、庄严肃穆的佛教圣地,让你不由自主地弯下高昂僵硬、麻木疲惫的头颅,抖落一切虚假的、厚厚的、自欺欺人的伪装,变得虔诚至极,把脚步放得慢之又慢、轻之又轻,将始终悬浮的心放归原处,让紧绷到极限的神经得以舒缓、放松。

屋外,车水马龙,人来人往,纷繁杂乱,音响鼎沸,震天撼地。而这里,寂静无声,书香四溢。在这里,心与心可以自由自在地交流、沟通,灵魂与灵魂可以无所顾忌地碰撞、交融。在这里,没有喧嚣,只有宁静;没有浮躁,只有安稳;没有纷争,只有安宁;没有名缰利锁,只有轻松悠闲;没有轰轰烈烈,只有平淡自然;没有高低贵贱,只有平等公正。真的,屋里,屋外,是两重天,是两个极端,大相径庭,判若云泥。如此优雅别致之处,在熙熙攘攘的人潮中,实属难得;在光怪陆离的城市里,更是难寻。这里,空间不大,但藏书不少;位子很多,但读者甚少。很遗憾,很悲哀,又很无奈。来此看书的人真是少之又少,整个上午,只有三五个貌似学生模样的来光顾。至于像我这般年纪的人可谓凤毛麟角、绝无仅有。我不羞愧,我不汗颜,因为,在书籍面前,人人平等。我感觉,能来此绝境的人,才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胸怀天下的人,一个境界高远的人,一个与时俱进的人,一个目标远大的人。

漫漫人生路,走久了,走累了,不妨停一停,歇一歇,给双脚找个舒适安稳的停靠之所,给心灵寻个宁静温馨的港湾,觅一方高雅而又富有诗意的栖息地。

 

(《山东教育》201111月第3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