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发布日期 : 2011-11-15点击次数 : 来源 : 汶上县教育局 王 涛

那年,教数学的老师调走了。当新来的老师迈着轻盈的脚步走上讲台时,教室里顿时一片嘘声。她红衬衣、白裙子,齐耳短发,就像一只翩翩飞舞的蝴蝶。她介绍自己说叫白灵,希望她的到来能使每一位同学的人生都充满花香鸟语……她的声音的确像百灵,很脆、很甜、很美。所有同学的眼光都被她吸引了过去,当然,也包括他。

他一直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他以前在乡下,因为父亲在这个城市里打工,他也追随来了。他成绩平平,相貌平平,加上自卑、倔强、孤僻的性格,他几乎没有朋友。即使是上课,他也很少抬起头。他守着自己的那方小天地,孤独而萧索。可这次,他不知怎么了,发现这个新来的老师,那如花的笑靥就像他的姐姐。可姐姐每次有好的东西都给他留着,她怎么能像姐姐呢!她还会像从前的老师一样只是属于前排的优等生吗?想到这些,他苦笑了一下,依然埋下头神游属于自己的那方天空。

第一堂数学自习,白灵老师在教室里来回巡视。忽然,“啪”的一声,他抬头看到前面一个同学的课本掉在了课桌间的过道里。那个同学刚想弯下腰去捡,恰好老师也走到了那里,那同学抬头看了看老师,弯下的腰又直了起来,想等老师过去再拾。就在这时,白老师竟然弯下了腰,替那位同学捡了起来,然后放到了他的桌面上,还笑了笑。

这一切,他都看在了眼里。是的,那同学是班里的第一名,是所有老师的掌上明珠。他没想到成绩好还有如此的优待,老师都肯低下高贵的头为他捡东西……他的心开始缓缓地下沉,谁又会理会自己呢!

看着老师依然在班级里来回踱着,忽然一种很阴暗的想法在他的心间作祟。他的心开始发慌,就像要做一件惊天动地生死攸关的大事一样。

老师再次向他这边走过来了。他的心就像有人用绳子猛烈地牵动,几乎要跳了出来。老师越来越近了,他感到她的脚步踩在他的心上。老师走到他身边了……她就要转身了……忽然,他把眼睛一闭,身体歪了一下,装作要调整一下坐姿趁势胳膊肘猛地捣了一下早已放在桌边的练习本,“啪”,那本子重重地摔在了地上。他忽然感到时间凝滞了,大脑变得一片空白。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白老师竟然毫不犹豫地弯下了腰,把那无辜的本子捡起来,轻轻放在他的课桌上。他看到了她的手指,纤细白嫩的手指,像葱白一样的手指。他装作一惊,抬起头来,看到她的眼睛,亲切、自然,没有丝毫的做作和不情愿,似乎这是她应该做的,不用任何的思考。她对着他也笑了笑,露出美丽的酒窝:“你有问题吗?”她的声音很轻、很柔,像春风,像细雨。“我,我……”他不知如何回答。“没关系,只要有问题问我就行。”老师再次对他笑了笑,很甜蜜很温暖的笑。

后来,他真的开始问她问题了,不仅是数学方面的,还包括其他学科的。

几年后,他考上了一所大学。当录取通知书下来的时候,他首先想到的是分别多年的白灵老师。在白老师的家里,他兴奋地向她谈论着一切。是的,他早已变得活泼开朗,爱打篮球,爱唱歌,爱交朋友。忽然他的声音变得缓慢起来,“老师,你还记得那年你帮我捡练习本的事情吗?那是我……”他话还没说完,白老师笑道:“呵呵!你这孩子,那时也是这么调皮啊……”

他呆了,接着和老师一起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一行热泪在他的脸上闪烁着。

 

(《山东教育》201110月第2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