沟通,从心开始

发布日期 : 2011-04-15点击次数 : 来源 : 济南市外国语学校 王 璟

自从踏上了讲台,才真正开始思考应该怎样做一名优秀的教师。能成为一名走进学生内心深处的教师是我给自己确定的目标。

每天下午课前15分钟是我们学校的“每周一歌”时间。那天下午,作为班主任的我照例下午145分来到班级检查同学们的唱歌情况。在规定唱歌的十多分钟时间内,班里有个男生一直心不在焉,不是看看窗外,就是抓耳挠腮,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由于这个男生平日里就是班级中的“活跃”分子,经常违犯班级规定,我顿时“火”来了。

我走到他的面前以责问的口气问他:“你这是在干什么?没看到班里其他同学都在唱歌吗?”没想到这个男生不仅不理不睬,以不屑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并且情绪还有些冲动。他的一系列举动使我感到很意外,也很气愤。

“每周一歌”结束后,我把他叫到办公室,继续对他进行了一番批评教育:“你今天的行为是对班级荣誉的极大破坏,是对老师的极大不尊重,你令老师很失望……”之后,我命令他晚自习在全班面前作检查。但是晚自习的检查同样令我很意外,全班同学面前的公开检讨成了哗众取宠的滑稽表演,他的检查写得简直就像在说笑话,引得哄堂大笑。没等他作完“检查”,我就令他结束了“演讲”,并对他进行了更为严厉的批评。更令我意外的是:当天晚自习结束后,那位男生给我送来了一封信,信里这样写道:

老师,可能我不说你也知道我是谁了吧。现在再写这些文字可能会有点儿晚,或者你已经厌倦,但是我还是写了。因为我要对你,对我的心,有个交代。

 关于今天的事,我想我不应该再多说了。你也说过你不听借口。那件事确实是我不对,我从小就是个很犟的孩子,我的父亲如果对我细声细语地说件事情,我会欣然地改掉我的毛病;但是如果他打了我,我是绝对不会改的。我知道说出来很丢脸,但是我觉得对你说不会。因为你肯定也经历过这个阶段,比我成熟得多。我知道当时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还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中午如是,晚上亦如是。我总是有种感觉:你好像瞧不起我,所以做出了那么多令你伤心的事。我真的没有任何敌视你的意思,甚至我还记得军训结束临走的时候你叮嘱我注意安全的话。但我还是令你不高兴了,对此我表示深深的歉意。我并不是那种把与老师为敌引以为荣的傻孩子,也不是不知好歹、不明事理的笨蛋,但我的确是一个冲动的白痴,并且因为这种冲动,伤害了某些本来关心我的人。现在再想想,真的很难受。

就在这儿收尾吧,可能字数寥寥,但是里面包含的真情实感,一定能抵上千言万语了吧!

看完了信的那一刻,我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感觉。原来我平时的一举一动、只字片语确实能无形中影响着身边的学生,而且影响是深入他们内心的。或许是我平时的一次不注意给这个学生留下了“瞧不起”他的印象,从而产生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

的确,对学生而言,老师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在与学生进行沟通。一举一动,一颦一笑,说话的语气声调,面部的表情气色,甚至是作业本上老师画出的红道道,都在向学生传递一种信息。当学生犯错误时,很多老师习惯于采用批评教育的方法,认为自己的“经验之谈”是“拯救”孩子的灵丹妙药。事实上,这种“训话”往往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反而使问题潜伏下来,成为师生之间的一道情感障碍。正如一位教育心理学专家所说:当你滔滔不绝而孩子沉默不语或点头称是时,并不意味着问题的解决,这只不过是孩子想尽快逃脱你的喋喋不休的一种手段罢了。

沟通是一把永不生锈的锁,它能锁住师生之间的真情和热爱;沟通是一张阳光下结出的蛛网,它能网住许多颗纯真的心,拥有它,你才能读懂学生的内心世界,才能成为学生眼中的优秀教师。

 

(《山东教育》20113月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