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化考核”,教师的痛

发布日期 : 2011-10-15点击次数 : 来源 : 滨州市经济开发区第一中学 张希峰

量化考核制度被引入教育领域后,激发了教师活力和促进了学校发展,的确称得上是一部奖优罚懒的好“经”。但它的积极作用不是无限大的,也不能被扩大化。随着时间的推移,特别近年来职称评定的激烈竞争,表彰奖励在职称评定中分量加重。量化考核制度在实践中暴露出了诸多的问题。这取来的好“经”被某些人念歪了,产生了很强的负面影响,已偏离了激励教师发展的轨道,成了许多教师头上的紧箍,甚至成了素质教育推行的又一“拦路虎”。

应试教育下,各级机构和学校制定的量化考核制度中,学生成绩高低成了量化考核工作优劣的主要指标。“末位淘汰、轮岗、5%(量化分倒数5%的教师要被扣年工资的30%)”成了校领导的口头禅,逢会议必讲的内容。“好好干,今年量化考核排在末位的教师将被分流到某某偏远地区……”弄得教师心理压力沉重,筋疲力尽,物极必反,激起教师的抵触情绪,而不能全身心教学。个别教师为了保住岗位,保住30%的年工资,情急之下只能抛弃“教书育人”的原则,“念”歪经采用短期的教育行为,搞题海战术,把压力转嫁给学生。结果是加重了学生的课业负担,甚至演变成了严重的社会问题,弄得“减负”的社会呼声越来越高。

广大师生盼来了素质教育强力推行的春天,却感受不到春天的温暖。在提心吊胆抓成绩的同时,增添了更多的郁闷与无奈。

郁闷与无奈源自量化考核制度执行中的不公平。近年来由于表彰奖励在职称评定中所占分值越来越高,因而能否获得表彰奖励成了老师们心里的纠结,量化考核最后环节的表彰奖励也成了领导管理教师的杀手锏。

学校主管部门为了量化考核学校,重大的考试都是统一组织的(命题、监考、阅卷)。由于各校教学班的班额不同,在统一考核时,按照班额最小的教学班的学生人数作为标准,计算出每个班的平均分、优秀率,进一步换算成标准分。这样做还有利于面向全体学生,防范学生流失。同时每个老师的教学成绩就很清楚了。由于学校的量化考核也是以教学成绩为主要指标的,只要你其他方面没有大的瑕疵,没得罪过相关领导,表彰奖励还是能得到的,下一步评职称也就有希望了。这样的考核相对来说还是公平的,老师们还是认可的。没有得到表彰的老师也没怨言,今年可能由于所教班级学生差点,或者对手过于强,没有得到表彰,还有下一年,继续努力吧。

为了适应素质教育的需要,统一的考试取消了,教育主管部门的一部分权力下放到学校,期末考试也由学校自己组织了,教学成绩的考核计算也由学校来完成。

此时作为应试教育的衍生物——量化考核制度不但没废止或作出相应的调整,反而被强化了。量化考核制度条文变得更加繁琐、模糊了,就是身在其中的教师们也看不懂某些环节是如何量化得分的。在这里结合多年的从教经历和被量化的遭遇,就量化考核制度在推行中暴露出的问题,考核项目中容易跑偏的条文,删繁就简剖析如下。

一是教师道德评价。即领导评议每位教师给出分数,且划分三等,分别赋予532的分数。得分高低主要看你与领导的亲密程度、关系远近了。要是得罪过主要领导,你这项考核得分就别想高了。

二是教育教学能力评价。其中有教学成绩得分和平时上公开课的被划分三个等级的分数(532)和平时检查教案书写、批改学生作业被划分三个等级的分数(432)。再就是加上教研成果的得分。看似合理得没法再合理了,但算分的公开度上和参与面是有机可趁的。

三是其他方面的评价。例如“特别贡献”加分之类的,“说你行你就行”的典型加分项。

从细则表面看,学校要真的推行素质教育了,淡化教学成绩考核,降低教学成绩在整个量化中的权重比例,考核不但看结果还注重评价过程了。但仔细研究后,会发现以上细则操作起来主观因素多了,弹性大了。因为不统一组织考试了,教学成绩的计算也下放学校了,这就给某些人提供了做手脚的机会。某些学校不在考前公示参与考核教学班的班额,而是在拿到学生成绩后,首先假设班额人数(暂取每班45人)算出每个教学班的成绩,看看每个教学班排名情况。假如是学校看好的老师的成绩排在前面就定下来,公布这次量化考核是按每班取45人计算的。如果不行再另取人数(40人)计算,直至满意为止。

除去教学成绩得分,上述三项合计得分最高的比最低的高出8分,想让你入围得到表彰,就给你三项最高分14分;反之给你最低分6分,其他方面你去追赶吧!你教学成绩若是一般化,进入5%的行列没问题了。

这时的量化考核人为因素增多了,客观性、公平性减弱了;增加的是量化考核的不公和老师们的怨气。而且各科室的考核分数并不是独立核算单独公布的,是先由一领导汇总斟酌后再公布的。这就给凭领导的“喜好”给老师排名考核提供了便利。考核中被淘汰的、划入5%的不一定是教学水平最差的;考核中算出的“先进”老师,多数教师们心里不服,出现了“表扬一个人,打击一大片”的局面。这样的考核给教师增加的不是团队合作的动力,而是教师之间各自为政,攀结更大的“裙带”关系网的丑态和郁闷的心态。“实干的不如不干的,更不如会说、会送的”。谁有心思教学?考核造成了人性的扭曲,团队合作就更谈不上了,学生的团队合作精神也就无从培养了。量化考核走入了一个可悲的极端。

“我有一句‘名言’,中国需要好经,更需要把经念好的和尚。”原教育部发言人王旭明如此说,“这样的和尚就是千千万万个老师。”笔者认为不然——中国需要好经,更需要把经念好的大大小小的方丈。

综合看来,要使素质教育顺利落实,必须制定更加科学合理、公平公正、客观的量化考核机制,防范量化考核的负面影响。要使素质教育顺利落实,基层的教育管理者——方丈们,首先要解放思想,更新观念,念真“经”。各部门不再折腾一线的教师了,不再搞政绩教育了,学生们的春天也就真的到来了。

 

(《山东教育》20119月第2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