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在“言不由衷”

发布日期 : 2010-09-15点击次数 : 来源 : 临沂市西郊实验学校 王维审


  最近,我参与了区教育局举办的“优秀班主任经验交流材料”的评选中工作,有机会拜读了一百多篇班级管理方面的经验汇报材料。有点感慨,有点不吐不快的感慨,为什么所有的人在写材料的时候都会无端地抬高师爱?在这些材料中,百分之百的文章涉及了教师对学生无私的爱,更有百分之四十的文章全篇都被师爱包围着,找不到一点其他的经验可谈。也就是说,在他们的教育生活中,除了爱孩子,他们没有一点教育的智慧与艺术,没有一点教育的引领与修正。好像教育就是在孩子犯了错的时候给一个微笑,用含情脉脉的目光告诉孩子:不要紧,老师有的是宽容,有的是忍耐,有的是另一个评价的小尺子。这个时候,孩子一定就会在瞬间感动了、改变了,成绩也就神话般一天一个台阶的疯长。好像教育就简单得像一篇拙劣的散文,散散乱乱没有一点主旨,却能够写出感天动地的豪言壮语,能够造就鲜花般烂漫的春天。好像教育能够拿到场面上来讲的就只能是爱,其他的说出来,或者流露出一点不爱的感觉,那你就会是十恶不赦的恶人,教育的败类。 


  真的吗?难道说所有的教师都在诗意地爱着吗?难道说在日复一日的教育生活中就没有一丁点的烦恼吗?难道说教育真的就那么不需要惩戒了吗?难道说没有辨别的教育真的能够托起整个教育的天空吗?


  可是,我还听到了另一种声音,真真切切地响在我的耳边,流淌在我的视线里,容不得我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前段时间,我曾经写过一篇名为《当教育只剩下纵容》的文章,发表在《班主任之友》中学版(2010年第2期)上,文章里面提到了教育的真实,提到了溺爱、纵容,结果收到了意想不到的反响,很多读者在读完以后纷纷给我发来短信,有的在百度上搜到我的博客,到博客里给我留言,他们带了来另外一种声音。博友“好歌天天唱”在我的博客留言:“您好!这篇文章写到骨子里去了,透彻、到位。我是在《班主任之友》读到的。当时连续看了两遍。我很激动,很佩服您。我还把这篇文章让很多同事看。”博友“寒傲”留言说:“分析得很深刻,要是专家也能够从这个角度看待教育,我们的教育绝对不会比日本差。”还有新浪网友提到:“为什么很多人对教育的问题视而不见,日本的宽松教育已经让他们尝到了苦头,我们还要重复吗?”“教育的问题不是全都能够用爱来解决的,适当的惩罚是必需的。”他们中有的是我的同行,有的是学生家长,他们都看到了教育不能够只凭爱来解决,教育需要真实。


  我不否认爱是教育的前提,也是教育的核心。但是爱不是全部,更不是老师用来替自己歌功颂德的辞章。教育是什么样子我们就该正视它,关注它、解决它存在的问题;老师是怎样爱学生的,我们怎么做到的就怎么说,为了写材料而杜撰的教育故事既不感人也不可笑,只会为教育平添一点悲哀。


  是谁在言不由衷?是你,是我,还是他;为什么要言不由衷?是想掩饰一点什么,还是不得已的选择;是谁让我们言不由衷?是社会赞许性的影响,还是教师简单化的选择。这些都已经不再重要,我只是希望更多的人能够正视教育、理解教育,不要再让教育言不由衷。


(《山东教育》2010年7、8月第21、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