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妙的爱

发布日期 : 2020-12-13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中学刊

山东省莱阳市照旺庄中心初级中学   粘春花

小玮是我刚接触的一个“问题学生”。在熟悉班级学生花名册的时候,他的名字被淹没在其中,毫不起眼,就连我对号入座的时候,也未曾想到看似憨厚内敛的他会首先给我来个“下马威”。

冲突发生在一次早读。在布置学生预习新课的空当,我开始批阅昨晚的作业。一圈下来,唯独小玮没有上交。我走到他跟前,询问他为什么没有交作业,他低着头,不说话。“昨晚身体不舒服吗?”我又问。“我就是忘记写了。”他语气蛮横。“为什么会忘记写作业,不是睡前应该回顾一下当天的任务是否都已经完成了吗?”我继续追问。“我就是不想写,怎么了?!”他竟然朝我吼道。全班同学瞬间安静了下来,齐刷刷地盯着我俩。我又惊又气,现在的学生怎么这样了?他似乎也觉得自己做得过分,又低下头,不再说话。“你先坐下吧。”我结束了战火,返回讲台,开始讲课。表面的我风平浪静,内心其实早已翻江倒海,第一次交锋似乎让他占了上风,我该如何收拾这一局面?

本着“以不变应万变”的原则,我将这件事轻轻地翻了过去,不过开始留心小玮的作业。我的云淡风轻倒是让小玮不自在,有几次他欲言又止。我悄悄联系了小玮的父母,了解了小玮在家的情况。小玮的爸爸告诉我,小玮脾气倔,做错了事情批评他一两句,他就会急眼,典型的“吃软不吃硬”。我庆幸当时没有和他硬碰硬,或许和风细雨般的教育方式更适合他。

转眼到了期中考试前夕,小玮的作业虽然每天都能完成,但是字迹潦草,糟糕的书写也必定会影响考试成绩。一次课堂小测验后,我将他叫到办公室,询问着他最近的学习状况,分析着他的书写对他的成绩造成的影响。他依然低着头,默默地听着,偶尔回答一两句。“老师,您为什么不批评我呢?”他忽然抬起头,问我。“我为什么要批评你呢?”我笑了。“那次早读我顶撞了您,对不起。”“哦,你能认识到自己做错了就是对我最大的安慰,老师不会因为你的顶撞而对你有所嫌弃,我愿意成为你的朋友,学习上、生活上,我们一起努力。”他的眼睛亮亮的,轻轻地说:“谢谢老师。”

教师节的早晨,小玮送给我一株梅花。“老师,我最喜欢梅花,送您一株梅花,希望您永远快乐。”我笑着收下,将它种在窗外的花坛里。慢慢地,小玮的勤奋与改变让我欣喜不已,他的成长也如送我的梅花,在美妙的时刻,幽幽散香。

师者之爱为大。早在古希腊时期,柏拉图就提出,教育只是一种“灵魂转向的技巧”,“一种使灵魂尽可能容易尽可能有效地转向的技巧”。这种技巧就是爱。师生的一切互动都应该是爱的聚焦。爱是学生取得进步后的真诚赞扬,爱是学生犯错后的谆谆教诲。言语的激励是爱,默默地关心与帮助是爱,当学生明白了老师的训斥是爱,当学生理解了老师的“小惩罚”也是爱,师生关系也就会更融洽。小玮理解了我的用心,从而意识到自己的错误,进而主动认错。每个学生的本性都是善良而纯真的,只要感受到了老师的爱,心灵之窗就会悄然开放。我想,这也许就是爱的奇妙之处吧。

(《山东教育》2020年11月第4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