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宏观到微观确定教学目标

发布日期 : 2020-11-09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中学刊

山东省荣成市好运角中学      

语文学科的“工具性”和“人文性”之争由来已久,现行的《语文课程标准》给语文学科进行了定性,在课程性质中明确指出:工具性和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这就是说,在语文学科的教学中,既要注重语文学科的工具性,关注言语表达;又要注重语文学科的人文性,关注言语内容。那么教学目标的制定,到底应该依据什么呢?

宏观这一科:教学目标的制定,要依据语文学科的性质

我们见过很多的语文课,在课堂上,老师特别注重文本内容的解读,分析文章写了什么,并由此对学生进行思想品德教育、人文教育。这样的教学,老师更偏重的是文本内容,也就是语文的人文性。所有学科的教学,都是要关注文本内容。由此观之,如果只注重文本内容,忽略语文学科的工具性,那语文课就不再是语文课,很可能就变成了历史课、政治课等其他课程。那到底要不要关注文本内容,要不要在语文课堂上进行情感态度价值观的教育?答案是毋庸置疑的,当然要有。但是怎样体现语文学科的“人文性”?钱梦龙在《我这样上语文课》中这样说道:语文课只能通过“语文的方式”而不是说教、注入以及所谓“德育渗透”这类外加的方式对学生进行思想人文教育。何谓“语文的方式”?就是在听说读写的活动中,在有助于学生正确、熟练地理解和运用祖国的语言文字的的基础上,进行的语文活动。也就是说,语文课程的“工具性”和“人文性”是互为表里、一体两面、不可偏废的。

刘勰在《文心雕龙》里说:“夫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阅读,一定是经由语言文字,借助言语表达这个工具,来抵达文本内容,从而实现文本的“人文”价值。比如一位老师《死海不死》这篇课文的教学目标:一、通读课文,了解死海不“死”的原因;二、通过死海的现状,增强环保意识。如果定为这样两个目标,无疑是把这节语文课上成了地理课,上成了环保课。因为这样的教学目标,只关注了文本内容,没有体现语文学科的工具性。这样的课,自然不能算是一堂语文课。所以钱梦龙强调的课程意识,看似很虚,其实它关系到整个教学活动的走向,决定着教学的成败。

中观这一类:教学目标的制定,要围绕文体的共性

上海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王荣生教授主编了一套丛书,里面有这样几本书:《散文教学教什么》《小说教学教什么》《应用文教学教什么》《文言文教学教什么》。从这些书名,我们就应该知道,不同的文体有不同的教学内容,也就有着不同的学习目标。王荣生教授倡导“把小说当小说教,把诗歌当诗歌教,把散文当散文教”。九年级下册有一个单元是戏剧单元,戏剧的教学教什么?还有一个单元是小说,小说的教学教什么?文体不同,教学的内容、教学的目标自然不同。我们来看王开东老师执教的曹禺的戏剧《雷雨》,整堂课设置了四个主要的环节:一、从故事情节入手,看矛盾冲突;二、从矛盾冲突入手,看人物性格;三、从人物性格入手,分析悲剧原因;四、从悲剧原因入手,看表达主题。有人说,没有矛盾冲突,就没有戏剧。王开东老师就是从矛盾冲突展开教学的。小说这样的文体,我们该教什么呢?例如契诃夫的短篇小说《变色龙》,随着狗主人身份的变化,故事的情节在不断推进,奥楚蔑洛夫这个见风使舵的人物形象也就越发清晰。那么是不是只要根据文学样式的特点,就可以千篇一律地教这一类文体呢?也不是。是不是所有的小说都要围绕小说的三要素来教呢?比如,沈从文的《边城》这部小说,如果也教人物、环境、情节,显然就不太合适了。同样是小说,我们也要看是现实主义小说,还是现代主义小说。也就是说,即使是同一文类、同一体裁,如果是不同的风格、不同的流派,我们的教学也要有相应的改变。同样是说明文,我们教平实说明文和科学小品文也是不同的。说明文的教学,我们一般会从说明内容、说明方法、说明顺序等角度展开教学。《死海不死》这篇说明文,是一篇科学小品文,是说明文中的一个小类,融知识性和趣味性于一体,所以钱梦龙老师就抓住这类文体的“趣味性”展开教学,引导学生从标题、引用神话传说、句式等角度,体会科学小品文的生动性、趣味性。

微观这一篇:教学目标的制定,要紧扣文本的个性

世界上没有两片完全相同的树叶,同类的文体,也是每一篇课文有每一篇课文的特点。所以在制定教学目标的时候,我们不仅要依据语文学科的性质,考虑文体的特点,还要关注这篇课文的文本特点。例如教小说《智取生辰纲》,针对这篇课文的特质,我们在关注小说故事情节的时候,要注意作者是怎样拴住读者的心,不能让读者总是处于紧张的状态,也不能总是处于松弛的状态,要时紧时松,张弛有度。所以,在教学时,我们应该让学生去体会小说故事情节的叙事节奏。杨志和官兵发生矛盾,这里一紧;在林子里歇脚,这里一松;影影绰绰有个人影,杨志提着朴刀赶将去,这里又一紧;发现是卖枣子的客商,又是一松。其实,这种写法在《水浒传》中很常见。在《水浒传》第九回《柴进门招天下客,林冲棒打洪教头》中,林冲刺配沧州,投奔到柴进家中,洪教头很是怠慢林冲,要与他比试武艺,这是一紧;林冲先是道“小人却是不敢”,此为一松;柴进让他们先吃酒,待月上来再比,这又是一紧;月亮上来,林冲肚里寻思“洪教头是柴大官人的师父,一棒打翻他,须不好看”,林冲犹豫踌躇,这又是一松;两个人月下交手,使了四五合棒,这又是一紧;林冲跳出圈子外,道“少歇”,这又是一松;最后,林冲将洪教头打翻在地。作者不是一直在写林冲和洪教头比试,而是时松时紧,一松一紧。章回体小说带有话本小说说书人底本的特点,会通过设置悬念等方式来引人入胜,让读者读来欲罢不能。我们可以把这篇课文的教学目标,确定为“体会小说叙事张弛有度的特点”。每一篇课文,教师在确定教学内容、教学目标的时候,一定要抓住这篇课文最具个性的特质。

特别注意,文本内容并不等同于教学内容。譬如《死海不死》的文本内容是介绍死海的知识,而这一课的教学内容是感受科学小品文的趣味性。总之,确立教学目标,要从宏观到微观,关注语文这一学科的课程性质,关注这一类文体样式的共性,还要关注这一文本的特质。这样制定出来的教学目标,才是适切的语文课程的教学目标。

(《山东教育》2020年10月第4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