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为人师遇到的小可爱们

发布日期 : 2020-10-11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中学

山东省东阿县实验中学   丁艺琳

三年前,我第一次踏进实验中学的大门时,我爸给我发了一条微信:“你教室的每一个孩子,都是一个家庭的全部希望。你要好好工作,不要辜负任何一个孩子。”这句朴素的话,我一直铭记于心。

直到今天,我还是会收到第一届学生和他们家长给我发来的消息。前段时间,有位家长对我说:“你成就了这个孩子。”我甚感惶恐,哪里是我成就了他们呢?明明是我的第一届学生成就了我啊。

我还记得第一次进班,我腿都软了,我不知道怎么去带好这群正处于叛逆期的小可爱们。开学第一个周,就有两个调皮鬼连着打了两次架。他们形成了自己的小圈子,上课迟到、说话、睡觉,下课打闹乱窜,并且这个小圈子呈现着扩大的趋势。开学第一个月的考试,我带的班级成绩和学科成绩都很不理想。

我学过的教育学理论、心理学理论在现实教学中仿佛一下子被架空,我面对着这群学生,却无从下手。苦口婆心的说教,他们不会信服,因为我没经验。声色俱厉的批评,他们不会接受,因为我太年轻。就在我六神无主的时候,有丰富带班经验的郭老师手把手教我如何管理班级,如何各个击破,如何严慈相济,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要发自内心地关心学生。听了郭老师的建议,我开始调整自己的思路,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这群孩子身上。

第一步:巧妙示弱,各个击破,建立感情联结。周末的时候我请了班里的几个调皮鬼吃饭,吃饭的时候不谈学习,就聊他们的爱好、他们的想法。通过聊天我发现调皮的他们其实也是很善良的孩子,很有自己的想法。以前我总是很强势地要求他们不能做什么,但却没有用,后来我转变思维学会示弱:“拜托,我也是第一年当老师哎,各位能不能不要难为我了啊?看我这么可爱的老师,你们忍心吗?”这个时候他们都会哈哈大笑。我也会分享自己的初中生活给他们,就像朋友一样与他们聊聊天。很神奇的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真的没有再惹乱子了,不是因为怕我,是因为不好意思给我惹事了。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学生们给我起了很多外号:“丁傲娇”“丁三岁”“丁完美”……他们叫的最多的,也是我最喜欢的,就是“丁完美”这个外号。以前我觉得起外号是一件很不好的事情,可是我一点都不排斥学生们给我起的这些外号,我知道他们的心门已经为我打开了。

第二步:利用期望效应,提出适合他们自己发展区的要求。我当然希望我的每个学生都当第一,但是这是不符合教学规律的。不是所有的孩子在学习上都会如鱼得水,他们每一个人都是与众不同的存在,我眼中的教育不是让所有人去争一个第一名,而是让每个个体都能够找到自己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在未来找到自己可以在社会上生存的资本,找到自己能为这个国家发光发热的立足点。

我对学生们提出期望的途径有很多,比如班会、一对一谈话、写信和手绘卡片。他们最喜欢的就是我画的小卡片,我还记得他们收到卡片时的欢喜模样以及悄悄发生的变化。我很感激我的第一届学生,他们用实际行动让我的努力开花结果,班级成绩和学科成绩都有了很大的进步。我认为,入职第一年的经历在整个职业发展道路的影响是很重要的,我最初的职业自信就是第一届小可爱们带给我的。带着这份自信,我画了三年,每一个我教过的学生手里都有一张“丁完美”的专属手绘卡片。   

真心换真心。当我付出自己的爱的时候,我也收获着爱。桌子上冒出来的小纸条,生病时的问候与关心,告别时收到的小礼物……虽然作为语文老师,我总是强迫症一般,指出他们孩子气的小纸条上的错别字和病句,但是这丝毫不会影响到他们带给我的感动。

我的小可爱们就是我职业生涯中的彩虹,是他们让我对教师这份平凡的职业充满了幸福感。初为人师时的记忆是深刻的。走到岁月的某个节点,再回头看那段初登教坛的日子,是多么美好的时光啊!

(《山东教育》2020年9月第3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