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捧诚心做教育

发布日期 : 2018-09-15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中学

山东省莒县龙山中学   耿  欣

 

在每个人的教学生涯中,都曾经犯过错误。让自己的灵魂里没有一丝遗憾,用澄澈的情感润染清亮的心灵,这是教育的最高境界。但教育就是一门遗憾的艺术,在风雨讲台上,勇于面对学生鞠躬承认自己的错误,或许需要很大的勇气!那天,我做到了。

那是大约十八年前的冬天,早上起来滴水成冰,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吃过早饭,我早早地来到教室,读书声朗朗一片,有点考试前的紧张气氛。我很欣慰,走到讲台的里墙,低头一看,顿时怒火冲天,足足有半桶水倒在了地面上,水已经淌到了前排同学的脚底下。这是谁这么可恶!这么冷的天,把水洒了一地!而且水已经结了一层薄冰。此刻全班同学已经到齐了,肯定有人知道。水洒了一地,为什么不马上清理掉?班委同学干什么去了?我越想越气,都已经是八年级的学生了,正确的班风却还形成不了。我觉得我这个班主任当得很失败。

愤怒中,我让学生停止了读书,开始彻查事件的根源。学生们诧异地望着愤怒的我,当我让洒水者站起来时,教室里悄然无声,全班同学个个脸上一片茫然。我当时确定了三个调皮鬼,因为昨天我刚批评过他们,于是我让学生每人写出一个怀疑对象。过了五分钟,收上来一看,全体同学竟然都说“不知道”。我第一次失去了理智,把黑板擦摔得震天响,怒气冲天地说:“犯了错不要紧,我最讨厌不承认错误的学生。”说完,我狠狠地盯着那三个学生,直到他们低下了头……时间在一秒秒过去,事情没有一点进展,地面上的水被眼疾手快的班长打扫了,我心中仍在生气。预备铃响了,事情仍然没有头绪。突然,班长小声对我说:“老师,咱们的水桶漏水了。”我低头一看,原来天太冷,桶面结了冰,把水桶冻开了一条缝,水正从缝里往外淌着。这时,语文老师走进课堂,我拎着水桶狼狈地出了教室,身后传出了同学们如释重负地唏嘘声……

拎着水桶进了办公室,我满脸羞红,心中很是惭愧,因为自己的不理智,耽误了同学们半个多小时的学习时间;因为自己的主观臆定,差一点冤枉了学生。同时,我从内心感激我亲爱的学生们,是他们坚持了正义,如果当时有一人说谎,指出了我确定的几名学生,事情可能让我更难堪。想了一节课,我深为自己的错误言行而后悔,我决定在第二节课向全体同学道歉。

当我鼓足勇气站在讲台上,向全班同学深深鞠躬时,那三个调皮蛋满脸兴奋,激动地站起来热烈鼓掌。我心释然,孩子们真诚的笑脸感动着我。在以后的教学中,我当更注重如何修养自己,精心育人。孩子的心里是蓝天,应该每天都是阳光灿烂。而且他们稚嫩的心灵,充满着善良和温馨,容不得意外的沙尘暴。我知道,我那带着歉意深躬着的腰,不仅仅是对学生的愧疚,也教会孩子懂得做人做事的尺度。

岁月荡涤着我的教育历程,回想十八年前的故事,在以后的日子里,年轻的我站在三尺讲台上,时时自省,时时反思,感悟着生活里的幸福故事。手捧灵魂,每天都在做最好的自己!在日日反思中,我用故事涤荡着自己的灵魂,努力让自己清明。日子在歌中飞过,转眼我已经做了十五年的班主任,尽管我已经走向成熟,但遗憾的事却让我至今提醒自己,促我时时自省。

生命的美好意义就在于和许多美好的人相遇,向一株开花的树走去,把自己也变成一株开花的树……我在育人的故事里,成就着自己的美好!如果教育是天马行空的自由,就做一朵白云,飘逸在空中,以唯美的姿态;如果教育是画地为牢的禁锢,就化作一汪水,储备在潭中,以含蓄的姿态;如果教育是凛冽的严冬,就化作片片雪花,飞扬在空中,以抗争的姿态;如果教育是绿染荒原的春天,就做微云下一抹山岚,安静与教育的春天做一场永不老去的爱恋!人们追求幸福,其实,还有什么时刻比那些对生命的体验最强烈最鲜明的时刻更幸福呢?当我感受到自己的肢体和血管里布满了新鲜的、活跃的生命之时,当我在这些美好的生命润泽中获得灵魂的丰盈,我的确认为,此时此刻自己就是世上最幸福的老师了。

 

(《山东教育》201878月第232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