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荷

发布日期 : 2012-11-15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中学刊

庆云县崔口镇小屯中心校   孙云广

 

雨中观荷是别有一番情趣的。

出家门向北,穿过一条宽阔的马路,继续前行50米,那里袒露着的,便是我们村儿里最美的一块肌肤——荷花池了。

每到夏天,田田的荷叶或平展展地铺在水面上,或高高地出离水池,好像一双双绿色的手掌擎着,时刻准备承接上苍恩赐给它的雨露似的。亭亭荷花箭在夏日的清风里摇摆着,宛如美少女的轻歌曼舞。

当蒙蒙细雨雾似的在天空里弥漫,当绿色的画布铺展开来,把家乡的美景展示给人们的时候,那画布上凸显出来的这一方荷塘,便非常鲜明地刺激着人们的眼球了。

荷塘边上款款站立着的是依依的杨柳,斜风细雨中,它们轻飏着碧绿的丝绦,与池中的荷叶荷花相互照应着。晶莹的水珠三五成群地在荷叶上滚动着,嬉戏着。倘要蹲下身来,伸手去掬它几颗,它们却不约而同地一起躲到荷叶下面,不见了踪影。

游鱼是最引人注目的看点,也许是感到太寂寞了吧,趁着雨天池边往来的人少的机会,它们也三五成群地跳出水面,有的甚至跳到荷叶上,然后在上面翻几个鹞子,打两个滚儿,又倏地钻进水里去,逗引得荷花直笑得合不拢嘴。这时,站在岸边欣赏荷花,我竟产生了一种不知是自己在观荷还是荷在看自己的感觉。迷蒙的雨雾笼着这里的一切,几个年轻小伙儿披着雨衣,拿着鱼竿垂钓来了。他们坐在柳树下,把钓钩儿抛向水里,有几次抛到荷叶上,荷叶微微地抖动几下身子,把几颗冰清玉洁的水珠聚在叶心,然后,那叶子略略倾斜,整个把一颗硕大的水珠贯入水中了。

村里的人总喜欢到池边来遛弯儿,尤其是在“柳外轻雷池上雨,雨声滴碎荷声”之后,老人孩子不约而同地凑到这里,一边赏荷,一边谈论着各种话题。而我却喜欢跟随那些垂钓者到池塘的另一处体味喧嚣中的宁静。每到此时,我便不由得想起苏轼《阮郎归   初夏》中的句子:

绿槐高柳咽新蝉,薰风初入弦。碧纱窗下洗沉烟,棋声惊昼眠。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玉盆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

那种情趣,那种微妙的感觉,似乎正是自己所期望的那种生活境界呢。

我第一次雨中观荷,其实还不是在自家附近。那时,这片池塘还没有被栽上莲藕。大约是在二十多年前吧,我在德州学习的时候,傍晚跟几位同学出去逛街,尽管当时的天阴沉沉的,但我们依旧有说有笑地走着,不知不觉竟来到了一个村子旁的荷塘边上。正是“藕田成片傍湖边,隐约花红点点连”的盛夏时节,这里的美景给我们带来了一份意外的惊喜。雨下起来了,但我们谁都没有要跑去避雨的意思。对于美的追求和向往,大概是所有人都共同具有的品质吧。雨下得很急,但风却不大,我们几个一边欣赏着那一池荷花,一边感叹着古代文学大家们对于大自然的精妙的概括和形象的描绘。我们从沈约的“微风摇紫叶,轻露拂朱房。中池所以绿,待我泛红光”,谈到王昌龄的“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从乐府民歌《西洲曲》中的“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谈到周敦颐的《爱莲说》“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等等。老天似乎决意要为池塘注入新鲜的血液似的,一阵雨过后,荷叶越发青翠碧绿了,娇艳的荷花也更加迷人起来。我们每个人都为自己有幸一睹这雨中池塘的美景而欢欣不已,竟然忘记了自己被淋湿的身体。那一天,我们各自带着自己的梦想和感慨回到了学校,希望心灵的雨能够涤荡已然牢牢植根于我们心间的那片圣洁荷塘中的泥垢。

后来,我再到临沂师专学习的时候,在公共汽车上,透过玻璃窗,我看到公路两旁的水田中,农民们也种了许多莲藕。各色的莲花盛开着,含情脉脉地伫立在那里,似乎就是一片圣洁而宁静的世界。我忽然想到了德州雨中观荷的一幕,禁不住吟咏起隋朝文学家杜公瞻的《咏同心芙蓉》一诗来:“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一茎孤引绿,双影共分红。色夺歌人脸,香乱舞衣风。名莲自可念,况复两心同。”我甚至想象,如果是在雨天,这遍地的荷花会不会又是另一番更加壮观的景象呢?看着那“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美景,我想到了张晓风在她的《雨荷》一文中的话:“生命不也如一场雨吗?你曾无知地在其间雀跃,你曾痴迷地在其间沉吟——但更多的时候,你得忍受那些寒冷和潮湿,那些无奈与寂寥,并且以晴日的幻想度日。”“倘有荷在池,倘有荷在心,则长长的雨季何患?”

雨中的荷,我心如斯!

 

(《山东教育》201210月第2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