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井的深度

发布日期 : 2012-10-15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中学刊

莱芜市钢城区里辛一中   姚  红

 

我时常想起一口井。

那是老家村子北面一口挖砌多年的老井。

这口井地处凹地,井口呈椭圆形,井台用平滑的大石板铺砌而成,上面安放了一架辘轳,井水上涨时,人们用扁担上的钩子勾着水桶左右一晃,水就注满了水桶;当井水下降扁担莫及时,人们就利用辘轳来汲水。无论天气多么干旱,这口井从未枯竭过,因为有井水的及时浇灌,老井四周的各种蔬菜和庄稼,青葱茂盛,生机勃勃。

春天,万物复苏,春意盎然,老井四周的小草逐渐返青,各种花儿陆续开放,在春风的吹拂下,花儿们摇曳生姿,色彩斑斓。蜜蜂在花丛中忙忙碌碌,蝴蝶在草丛中翩翩起舞。一些花瓣儿被风吹进井里,在水面上慢慢漂游。许多不知名的鸟儿欢叫着飞过井口,身影在井底一晃就消失了。外面的世界已是“乱花渐欲迷人眼”“蜂飞蝶舞花事忙”,但老井宁静沉稳,没有丝毫的春潮涌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它接纳的是春天的躁动和浮华。

夏天,雨水充沛,藤蔓疯长,老井四周芳草萋萋,野花密密匝匝,那些按捺不住性子的藤蔓或荆条好奇地把头伸进井沿,窥探着井内的动静。碧绿的苔藓长满了井壁,从井壁间渗出的水滴落进井里,发出清脆的滴答之声,像少女灵巧的双手在琴弦上的弹奏。外面的世界,有时狂风大作,有时烈日炎炎,有时雷声轰鸣,有时大雨倾盆,但老井默默无语,它容纳的是夏天的喧哗和酷烈。

秋天,金风送爽,硕果累累,老井周围的各种庄稼都已经成熟了。老农抡起镢头刨出的是肥硕的块根,双手捧起的是饱满的谷穗,一切都显示着丰收的喜悦和富有。高粱红红的脸儿映照在井水中,老井不因它沉甸甸的果实而心生嫉妒,而是给它以鼓励和赞美;白云轻盈的身影倒映在井水中,井水不因它的高洁而伤感自卑,似乎显得更加深邃了。老井接受了秋天的富有和辉煌,显得更加自信和坦然。

冬天,衰草连天,风雪载途,老井四周原本生机蓬勃的一切开始销声匿迹了。整个冬天,除了呼啸的北风吹过井沿,再也听不到美妙的天籁之音。一些雪花,飘飘洒洒地落进井里,但它们却看到了一个奇异的世界,井水清冽甘甜,温润平静,水面上水汽蒸腾,丝丝缕缕溢出井口,俨然一眼温泉。听着人们的赞叹,井水默默无语,一年四季,春夏秋冬,它从来都是这样的本色啊!它并不在意和畏惧冬天的严寒和北风的肆虐。

春的绚丽,夏的热烈,秋的丰硕,冬的沉寂和严寒,老井映射着世间万象,包容着是非曲直、善恶美丑。

喧哗时不浮躁,寂寞时不沉沦,这就是一口井的深度。

一个人,如果有一口井的胸怀,一口井的涵养,那他必是一个睿智聪慧之人。

 

(《山东教育》20129月第2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