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花开

发布日期 : 2011-11-15点击次数 : 来源 : 莒县店子集镇中心初中 崔明燕

人间四月芳菲尽,农家梧桐始盛开。

每年春天,梧桐花开的季节,我总是忘不了回家看看老家小院中的那棵高大的梧桐树和那满树的繁花。

几番花开花落,几度叶茂叶衰,老家的那棵梧桐树,已有三十多年了。它和我一起长大,沉甸甸的花头如盖轻蒙,悠远清香,伴着母亲对我的关爱,已经深深地融入了我的生命。那笔直挺拔的躯干屹立在我记忆中的每一寸天空,那沁人心脾的芬芳已沉淀在我的心灵的每一个角落,让我永远不能忘怀。

记忆向远处漫溯,“千里万里归家去,梧桐花开凤凰来”的歌谣,依然清晰地萦绕在心头。小时候,母亲曾说“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于是,我最愿在梧桐树下玩耍,天天盼着会有金凤凰栖于树的枝头。虽然一直没见到凤凰飞来,可那梧桐树上大大的喜鹊窝,叽叽喳喳的喜鹊,足以让我小小的心灵充满了欢愉。

现在想来,吃桐花,恐怕是那时最快乐的事情了。随着一阵清风轻轻吹过,一朵朵鲜艳的梧桐花便纷纷落下,就像是一场美丽的花瓣雨。这时,挑捡起一朵梧桐花,摘掉后端的花蒂,然后贪婪地吸吮着花蕊里的花蜜。说实话,在那个平时连糖果都很少吃到的年代,觉得这种甜甜的味道真是好极了。等到吃够了梧桐花,就可以玩桐花了,把它放在手心,小心地搓呀搓,直到它变软了,然后用一只手捏住大喇叭口,用小嘴向花朵根部的小管管里大吹一口气,两手一拍,就会“啪”的一声响,像放了个小炮仗一样。有时候,还会把花儿串成一个个花环,戴在头上、手腕上……

岁月如流。长大了,才明白了“栽桐引凤”之说,其实是梧桐高洁美好的寓意。已经不再是贪玩的年龄,放弃了童趣,却学会了欣赏。我常常静观梧桐花开,在春风的撩拨下,那些素白又淡紫的花朵似乎一夜之间就缀满了枝头,成立体扇形“嘭”地四处开来,状似吹奏赞歌的小喇叭,又如摇曳的深深浅浅紫色风铃,也像是一把把打开的小花伞,一朵朵,一串串,一簇簇,一片片,让家乡的小院掩没在一片淡紫的云霞中。那样的云霞,不是那种流金溢彩,而是恬淡素然。整个院子成了花的海洋,院子也被浓浓的香味给罩住了……

我也很喜欢雨中的梧桐花。风吹着缤纷的花朵,婀娜的精灵便逐风轻舞;雨擦着腼腆的花心,醉人的芳香便四处散开。抬头望去,看见娇羞的花儿一摇一摆,一张一翕,好似有许多话语要向你倾诉,以吞吐心绪的芳郁。听着幽幽的梧桐花语,感受着它氤氲的心事,一种突发的诗意再也无所隐匿和藏掖。

再后来,读了许多书,行走在唐诗宋词里,李清照的“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刘瀚的“睡起秋色无觅处,满阶梧桐月明中”,李煜的“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周紫芝的“梧桐叶上三更雨,叶叶声声是别离”,白居易的“寒月沉沉洞房静,真珠帘外梧桐影”……这些脍炙人口、缠绵悱恻的诗句,总会让我的思绪沉浮。

岁月有痕。如今,老家的梧桐树更加高大繁茂,梧桐花更加缤纷烂漫,站在院子里,偶有几许花朵落在我的肩头,给我带来无限的美丽。梧桐花开,为这春天增添了浓浓的温馨的气息。花开的快乐,将我浸润,让我陶醉在这芳香中,不愿醒来!

 

(《山东教育》201110月第2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