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之韵

发布日期 : 2011-10-15点击次数 : 来源 : 莘县舍利寺中学 田东良

雨是富有灵性的诗。她的微粒以纯洁、高雅、清亮来展现世间万物的原貌,进而净化自然生灵的形体。她乐意包容自然万物的神韵,这种神韵在她的怀抱中被艺术化,被美化。夕阳中七彩的虹融入她的胸怀,便立刻获取了生命,光彩四溢,游动似美人鱼。艳如芳菲,含苞吐蕊;亮似珍珠,灵光笼罩。你不是文殊菩萨魔镜的变身吧,不然,为什么能如此清晰地洞察大地的一草一木,并能最真实地浓缩它们的风貌呢?而万物的风貌在你的世界里变得如此亮丽,如此清新,如此可人,你就是一首富有灵感的诗作呀!

雨是传递乡情的精灵。你听:跨越一千三百年的时光,传来韦应物的呼唤,“淮南秋雨夜,高斋闻雁来。”雨丝绵绵,密布苍穹。诗人借雨为线,传递着那份亘古千年的越思越浓的乡情,借着丝雨的洗礼,乡情被刷洗得是如此之纯,如此之真。在这个漫长的雨夜里,双鬓斑白的诗人凭窗而立,任凭冰冷的雨水抽打在自己苍老的面颊上,却浑然不觉,只是一味地想着家乡的书信何时能到来,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闻到带有家乡气息的笔墨。“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一位晚唐多愁善感的诗人把这种乡情体验得更具体,更彻骨。当年雨夜长谈的人何时能聚,当年雨夜长谈之景几时再现。而今又下起了如同当年的巴山蜀地的酣畅大雨,怎能不勾引起李商隐这位多情诗人的愁思?

雨是净化大自然的使者。“翅湿沾微雨,泥香带落花。”暮春三月,嫩柳吐绿,桃花绽红,春燕滑翔,黄土萌动。此时,上天遣来雨神润湿空气,为万物披上一袭轻柔乳白的霓裳,随风微拂的霓裳散发出阵阵清香,扑你的鼻,悦你的心。或许雨神认为单凭视觉、嗅觉捕捉到的美景不足以尽兴,还需用耳朵来聆听,来欣赏,才算完美。于是便有了“萧萧暮雨子规啼”的神韵,微雨轻敲兰花,溪水柔洗矮松沙径,寂静的疏林协奏着“沙沙沙”的雨声,是天使的叹息吧,为什么如此轻柔,如此温润,如此清凉?子规婉转的哀啼,是人间最朴实、最真挚的回声,一凉一暖,一忧一惊,真正浓缩了自然与人间的两种迥异音质,两幅荡气回肠的曲谱。

雨是热血沸腾的鼓乐。“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一位年已七旬的老者,面如枯槁,体瘦如柴,拖着重病的躯体横卧于木榻之上,聪慧的双耳捕捉着窗外的疾风骤雨,耳畔似千军万马驰骋于战场:战马嘶鸣,踢踏冰面,冰块撕裂,战士长啸,各种声音交汇于老者胸中,悲壮!惨烈!血腥!雨成了激战的号角,雨成了进军的鼓乐。“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百年的跨越,百年的传承,文天祥冥冥之中聆听到陆放翁谪居山阴时的呼唤,奋袖振臂,以九尺男儿之躯不惧严刑拷打的折磨,不为高官厚禄所诱惑,震慑了蒙古豪强,成就了自己的英名。文天祥,是以雨喻身,还是以雨净面呢?不然,为何对雨如此钟情,即使是命运最后一刻,也不忘在自己的诗句中以雨明志。无论是陆放翁的山阴冰河战争之雨,还是文天祥的以雨明志,都让人热血沸腾,充满凛然之气。

雨是哺育万物的乳汁。“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雄伟壮观的长安之城,因雨水的滋养,愈发变得富有生机,变得令人神往。君临长安的唐代皇帝也因这雨水而变得底气十足,信心百倍。这雨水莫不是汇聚了黎民百姓精气神的黄河之脉?不然,她为何长途跋涉,历尽高山险谷,却不知疲倦,永远保持着汹涌的势头。或许她听到了长安城百姓对她的歌颂与赞美,或许她看到了黎民大众欣喜若狂迎接自天而降甘霖的胜景。是啊,长安因为有你而变得如同仙界:云雾缭绕,花红柳绿,莺歌燕舞。气势磅礴的宫殿沐浴在和风细雨之中,点缀在楼檐屋宇下的雨滴,恰似闪烁的珍珠借着镂空窗门点缀物的反射,在雕刻着龙凤呈祥、巨龙腾跃的奢华墙壁上投下五彩的光环。那是细雨把这些盛唐宫闱的建筑当作了自己的乳儿在亲吻吧?不然,她为何濡湿这些盛唐的建筑呢!“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和风伴着细雨,在人们已经安眠得深夜悄无声息的来到人世,滋养着人世间的生命。没有炫耀自我功劳的声音,没有刻意雕琢自己降临的痕迹。只有一个愿望:世界因为有她默默地降临,快乐之声变得更响亮,人们的面颊变得更舒展。雨呀,你这种只知奉献不知索取的精神,和母亲又有什么区别呢?你就是母亲的乳汁吧!

自然的雨神呀,你披着一身晶莹透明的雨衣安抚润泽干枯的禾苗,你用清澈纯净的双手拂去人类心头的浮尘,你用变幻莫测的舞姿装饰美化苍穹。自然的雨神呀,或许你就是上苍派遣来拯救地球圣灵的神祇吧!自然的雨神呀,我禁不住扪心自问:“我用什么来比喻你才好?”

 

(《山东教育》20119月第2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