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加州圣荷赛市高中教育管窥

发布日期 : 2014-09-15点击次数 : 来源 : 济南外国语学校 苏旭勇

 

2014321日到410日,我有幸参加全省高中骨干校长赴美国加州的培训,作为省教育厅2014年高素质研修项目第一个出访团,机会难得。期间,听取了《借鉴创新与超越——美国基础教育的历史与现状》《教育管理》《教师评估》《重理解的课程设计——逆向设计》《美国中小学体育概览》《校长的角色》《教育设计和策略》《学校咨询与指导》《硅谷教育改革》等专题讲座,现场参访了Lynbrook Hihg SchoolProspect High School Miller middle school, Saratoga High School Willow Glen High School, Santa Clara University,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Fullerton, San Diego University等学校,大大拓展了眼界,启发了思考,收获颇丰。

此次参访的5所中学,打眼一看都差不多,很少有楼,大都是平房教室,很少有国内高中追求的鲜明的建筑特色和文化景观等,学校规模大都在18002500人,每个教学班规模不超过40人。

随着参访与交流的深入,特别是深入到学校管理和课堂教学过程,我们发现中美高中有一些共同的阶段性特征,比如,都关注学生的升学(尤其在生源好的学区);课程设置都趋向丰富多样,以更好满足学生个性的差异;课堂教学理念都注重废止灌输式,强调以生为本,从做中学;都特别关注校园安全与学生的心理健康;都重视教学设备设施更新和现代教育技术的应用等。中美高中校长也面临共同的难题,比如,教师评价等。

另外,圣何塞高中教育似乎有些地方正在向我们学习。据说近十几年来,美国基础教育界不断反思自身存在的问题,包括教学内容偏易且各州不统一,学生在校时间较短,PISA测试成绩不理想等。2002年布什总统就签署了《不让一个孩子掉队》的法案,旨在大面积提高学生的文化学习成绩。20097月,美国联邦政府启动了竞争卓越计划,提供43.5亿美元教育专项经费供各州申请。20106月,加州又颁布了《州共同核心课程标准》,提出加强科学与数学教育,延长学生在校学习时间,建立教学资料库。还有一点特别的变化,就是尝试加强学科教师间的交流与合作,例如,Prospect High School 提出本年度的学业发展目标为,100%的教师熟悉加州共同核心课程标准,重视教师团队合作,减少学生学业差距,提高学生升学及职业指导能效。要知道,这一点并不容易,集体备课与教研活动是我们教学管理的优势,但在美国,教学是教师自己的事,没有交流与合作的传统,在学校工会力量强大的背景下,让同学科教师花费时间坐在一起“集体教研”并非易事。我们得知,硅谷教育基金会正在学区内和不同学区间进行着这样的努力。

还有两点需要澄清,过去在国内似乎一谈美国中等教育就讲他们学生负担轻,课堂管理松,现在看,存在误解。Saratoga High School的副校长亲口告诉我们,每天学生的作业量大概有3小时,我们看到的课堂也无不是井然有序的。除此,美国的大学、中学没有我们国内那样的校门和围墙,以及技防、人防等安全措施,我们没有看到因此产生的学校管理混乱和学生的缺勤现象。学生管理也是严格的,Saratoga High School 对男女生交往问题一般不过问,学生会手拉手同开一辆车放学,但公开场合行为不当会受到学校干预。Willow Glen High School学生打架要回家反省3天,也要请家长,情况严重者可以开除。

当然,此行我们更多地关注中美高中教育间的差异,也更值得我们研究和借鉴。我们发现,这几所高中展现出了一些共性的显著特点,而这些,是我们国内高中缺乏的。

——学生拥有更多的人均教育资源。一是几所学校占地都很大,有我们艳羡不已的广阔的体育活动场地,几乎每所学校都有体育活动大草坪,有标准的足球、棒球、橄榄球、篮球、羽毛球场地和游泳池。二是大量的社团组织与课外活动的开展。这几所高中学生一般早晨730到校,下午3:00放学,放学后就是社团与课外活动的天地。Lynbrook High School建立了摄影棚、戏剧社、辩论社、乐团、合唱团、校刊社等74个俱乐部和社团,开设了20个体育项目,学生在视频中兴奋地说他们在校可以 “为所欲为”(do everything they want)。Westmont High School除开设合唱、戏剧、木工等课程外,还建有自己的农场。Saratoga High School下午放学后,60%学生会参加体育活动,35%的学生会参加音乐活动。丰富的课外活动提供的不仅仅是学生学习的机会,更是其基于个性促进发展的平台。

——实行真正意义上的“走班”教学。以Lynbrook High School为例,它是一所四年制公立综合高中,5次被评为加州Distinguished(卓越)school。全校共84名学科教师,也意味着有84间学科教室,既作为学生教室也是教师办公室,每名教师负责管理,支持学生上课完全实行走班,所有的教学资源也都汇集于此。这一点与国内不同,美国高中最有看头的内涵最丰富的是学生教室。而不像我们国内学校,有接待参观的公共区域和固定的参观路线,学生教室是最没有内涵和参观价值的。

——实行弹性作息时间(bell schedule)。每周前三天为小课时,每节课50分钟;后两天实行大课时,每节课90分钟,便于安排实验、作文等课程。这种安排在美国高中很普遍,也具有合理性。

——学生差异成因不同。国内的学生差异主要体现在学业成绩的不同,而在加州,则主要体现在种族的差异。像Lynbrook High School全校1846人,亚裔占83.%,白人只占12.7%,近年来大量的拉丁裔学生增加,大量以英语作为非母语的学生增加,给学校教育和管理带来新的挑战和压力。

——在校内举办特殊教育。这里的特殊教育既包括对残障学生的教育,也包括对学习困难学生、人际交往障碍学生的专门教育。在美国同行看来,把残障学生放在普通的受教育环境里,比上专门的特殊学校更利于他们的成长,像Saratoga High School一样,不少学校在放学后也针对学困生进行专门学业辅导。

——学校管理权责明晰。比如,Westmont High School开设了木工课,学生万一受到伤害怎么办?他们的做法是通过提前教育、告知家长风险、家长签字知情、保险理赔等方式来避免不必要的纠纷。在Willow Glen High School,学生参加体育校队要体检,要通知家长风险,家长要知晓风险并在免责单上签字。Lynbrook High School的体育活动场地课内服务于体育教学,但放学后主要提供给社团和校队,有些场地学生要申请并付费,有些体育比赛是社区和家长组织,有些教练薪水是学区支付,而不是都压在学校身上。Willow Glen High School有四位副校长,分工为教务(instruction)、辅导(guidance)、训导(discipline)和活动(activity),学校内还有两位警察,专门对付打架等严重违纪的学生。

——重视学生发展指导与咨询工作。在美国发展过程中,随着社会分工明确,移民和失业人数增加,对大、中学生的心理辅导和职业指导越来越得到重视,心理咨询师生比例要求是1250。美国还成立了学生指导协会,指导内容广泛,管理机构健全,注重满足学生各方面需要,包括学业指导、职业指导、个人的适应性指导、社会性指导、余暇指导和健康与安全指导等。lorri M. Cpizzi教授给我们介绍了霍兰德职业倾向(Holland code)测试,并现场演示了基于网络的资源服务,包括个人倾向测试、社会职业需求、薪水预期以及和大学专业的衔接等,非常丰富和成熟。相比于美国学生发展指导工作开展得成熟,我国大中学校学生生涯规划指导工作的开展总体上还处于起步阶段。

——重视现代科技的运用。Lynbrook High School专门有一位主任负责与硅谷科技公司联系,研制了家校即时交流、在校信息查询、校内一卡通管理、升学指导等软件和数字平台,大大提高了学校管理和服务实效。

——教师管理与评价模式不同。在圣何塞的高中校长眼里,最重要的工作是招聘到好的教师。在加州,要想成为教师,需要取得大学文凭后再经历专门培训和专业实习,试用期长达两年。两年后,教师的权益很大程度上则是靠工会维护,工作合同、日常工作量确定等依据法律,通过工会进行磋商确定。甚至,校长要召集全体教师会议也要和工会预约。这一点与我们国内教师管理存在显著不同。至于加州教师的薪水,取决于合同(根据学历、工作量等签订),入职后个人付费取得的继续教育学历则是提高薪水的重要依据,公立学校不会根据教师表现体现工资的差异,这与国内教师职称评定、补贴二次分配等现行机制也不一样。相较而言,加州的教师管理模式更简单,工会的作用强大。

——学校办学与社区密切相关。根据美国宪法修正案第十条规定,凡宪法未授予合众国或未禁止各州行政的权力,皆由各州或人民保留,教育权力据此归属各州。在学校管理层级上,社区、学区的作用非常明显,这一点与我们国内按照行政区划,省市县分级管理、权责明晰的管理体制不同。学校办学与社区的密切关系,一是体现在社区教育管理体制。社区成立教育委员会,一般57人,通过选举组成。社区教育委员会负责聘任学区总监,学区总监负责区内数所学校的管理协调并聘任校长,办学自然要很大程度上反映学区的需要。二是体现在办学经费筹集。公立学校除得到州政府统一拨款(近些年因经济增长乏力,见到的美国校长都提及教育拨款不足,甚至称加州位居美国各州后端)以外,很大一块来自学区房产税和家长的捐赠,这与学区经济水平、富裕程度、产业结构、对教育重视程度直接相关。三是学校教育能得到社区重要而直接的支持。我们两次参访了硅谷教育基金会(SVEF),这是一家非盈利机构,成员多来自退休的学区总监和中学校长。基金会从联邦政府、州政府和社区家长中筹集资金,从资源、项目、成立教师联盟三个方面,通过暑期学校,提供代数、几何等专门补习项目对不同族裔、不同层次的学生进行帮助,仅2013年,就帮助了19个学区、30多所学校的1000多名学生。

此次学习培训,还有两位教授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一位是圣何塞州立大学教育系前主任Jason Laker博士,他的讲座从节目《美国好声音》开始,让我们领悟到每个人、每个学生都有不为人知、不展露在外的一面,进而告诉我们,每个学生都是经历了十月孕育,都是不同的,都是非常值得珍惜的。至于他自己,从小父母离异,自谋生计,辗转做过不少职业,后来本科读的是传媒专业,拿了心理咨询的硕士学位和社会学与高等教育的博士学位。他问我们,在他自谋生计、漂泊不定的时候谁能知道他将来会是个博士呢?课后他送给我一个小木条,上面亲书You can not grow a flower by pulling on it.(不能揠苗助长),意思是,每当我看到这个木条,就会想起尊重每个孩子的不同、潜能和未来。Jason Laker博士影响了我的学生观。

另一位是Brent Duckor博士。他强调的是教育教学过程中的形成性评价(Formative assessment)。我发现,美国大学教授的课,很少一开始给我们概念和结论,而是尽可能调动我们参与和互动,比如Jason Laker让我们分组用硬纸板建设未来理想的学校并加以描述,Brent Duckor让我们写理想的老师应该是什么样的,Manny Barbara现场调查中美校长关注的问题是什么,张稚美教授让我们列举自己眼里学生的特质是什么……真的参与和完成活动后,我们发现,组内讨论,不同组补充,能够大大激发参与者的能动性,丰富和固化思想成果和团体记忆,丰富评价内容和方式。由此,Brent Duckor博士告诉我们,课堂教学中分组合作的极为重要性,要给所有的学生机会,要倾听所有学生的答案。Brent Duckor博士影响着我的教学方法论。

还有两句话感到特别有启发,作为本文的结语:

Jason Laker:很少有领导让人能成长。

张稚美教授:这个世界关注的不是学生知道什么,而是他们能用自己所学做些什么(What the world cares about is not what the students know,but what they can do with what they know)。

 

 

(《山东教育》2014年第232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