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远方,遇见更好的自己

发布日期 : 2018-10-15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中学刊

山东省滨州市滨城区北城英才学校   刘晓梅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心怀远方,也不能辜负近处的风景。花期短暂,我感觉自己总是在和季节赛跑,怕错过太多的美丽。我会选择黄昏时候踏上单车,奔向生命里的青葵、格桑花地,去追寻生命里美丽的色彩;我也会在一个雨天去赴一场荷花的约会,坐拥一池青莲,享受荷风送来阵阵香气,我珍爱生命里氤氲的芬芳。

生命里总要有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让自己出发,去探寻不一样的美好。酝酿了许久,目的地是魅力野三坡——一个有山有水的地方。到了!果然有北国江南的神韵,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碧水、青山、竹排,轻轻一点,快乐一触即发。镜头里的美景总不如目之所及,我像个孩子一样赤脚踏石蹚水,享受心灵放飞的意趣。半山腰遇大雨冰雹,嘻嘻哈哈躲进山亭,全然没有当年东坡“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超然。雨势渐小,欣然前行,远处山间绿树间隙里突然有阳光闪现,那一刻我突然领悟了东坡“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的内涵。山间一片云,瞬间也会化作雨,一路上雨雨晴晴,身上衣服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真是奇妙的体验。山路弯弯,和同伴你追我赶,终于到了美丽的七彩玻璃栈道,悬空的我即使是简单的俯视也需要极大的勇气。选一个所在留个影,告诉翠屏漫道我来过。当你征服了哪怕一座小山,你也会有拥万千情怀于心间的豪迈!

百里峡之行最美的邂逅应该是遇见独根草。在潮湿阴冷的悬崖间,独根草找到自己的栖息地,在高处向在十悬峡和海棠屿两条峡谷中穿行的旅人挥手致意,那些阴暗角落里的一簇簇新绿向世人诠释了坚强的立足,简单的美丽。从海棠屿到十悬峡,你可以走三千级台阶的木栈道,也可以选择坐索道到山顶。同伴走向索道一方,我在短暂地权衡比较之后,还是欣然踏上了高高的木栈道,我要用脚步丈量我的旅程,从健步如飞到腿似灌铅,这样的体验在登临绝顶与下索道的朋友汇合以后变成了一笑泯然,原来将困难踩在脚下之后再看来时的路,一切都没有想象中那么遥不可及。

沿着拒马河车行,一路青山旖旎,云海荡漾,如在画中游。拒马河漂流的快乐只有两岸的水草,水底的卵石,还有激起的水花能一一破译了。

忽然想起了多年前蒙山森林漂流时的情景,那因恐惧而来的呐喊声如在耳畔。我和儿子同乘一只漂流艇,我们双手紧紧抓住绳索,经过第一个陡坡时我不由得闭眼惊叫起来,蜿蜒曲折的漂流通道在山间绿树里穿行,还有黑暗的“隧道”,所有的疲劳都被这水花淹没了。不愧是“中国森林第一漂”,漂到尽头还意犹未尽。

蒙山曾经吸引李白、杜甫同游,并且留下了“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的佳句。宋代文豪苏东坡也有“不惊渤海桑田变,来看龟蒙漏泽春”的赞誉。这儿没有泰山那么多的名人碑刻,没有原山那么多的游乐设施,但是,山的雄奇,水的灵秀让蒙山美得令人心醉。山里人的朴实勤劳与这座几乎不事雕琢的山一起走进了我的心里。品尝着极具山间风味的煎饼卷大葱,呼吸着富氧离子的新鲜空气,和家人朋友在林间小憩,想起孟子之言——“孔子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但是遗憾的是我并没有登上我向往的观鲁台,“孔子小鲁处”一直萦绕在我心间,问导游,导游吞吞吐吐地说时间不允许登临龟蒙峰顶。而我虽然体力尚可,无奈拖老带小,实在没有勇气自己继续向上攀登,只好恋恋不舍地下山。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在这儿我首次见到了连翘、狼毒等植物,包括高大的栗子树。栗子果实原来生长在刺猬一样绿色的刺球里,里面四个栗子兄弟姐妹偎依着,我亲眼看见它熟了之后掉下来,四个兄弟姐妹就彼此分离了。这时儿子眼疾手快,抢到了其中一个。我想捧起刺球——栗子的“家”瞻仰一番,却被刺着了手,原来它以这样的方式保护四个“孩子”呢,我不禁肃然起敬。水帘洞也是一个玄妙之地,据说这里是庞涓和孙膑拜鬼谷子为师学艺的地方,传说其石门500年打开一次,导游说今年是第499年,我们都讶异不已。这神秘的传说让蒙山笼罩在迷雾里,神秘而美丽。在翠云观听讲解员讲解了古井、天下第一杉等充满玄妙色彩的传说之后,我们全家老小分别抽了一个签,免费解签之后请了一炷香,我抽的是上上签,解说员说我爸爸能活到九十多岁,爸爸嘴上不信,但难掩内心的兴奋。我原本也不信这些的,但是今天我却很虔诚地对着香炉拜了三拜,就像是对生命的顶礼膜拜。再到瞻佛亭,听人说心中有佛,就能看见蒙山卧佛。我抬头一望,竟真的看到了卧佛模样。心想,刚刚登临时怎么就看不出来呢!大家打趣道,看来烧香后心到佛知了,众人不由得一阵大笑。笑声穿越叠翠山峦,灵秀水瀑,回荡在蒙山山水间。

想想自己当年雨中登泰山,陶醉在美丽的云海和碑刻里,没登上玉皇顶,没有“登泰山而小天下”的豪情;而今走进蒙山,仍然没到孔子登临处,没有与孔子一起感悟“登东山而小鲁”的情怀,但是,蒙山的山和水却永远留在了我心里,留在了我的生命里。作为泰山余脉,它与泰山迥乎不同。

我是在一个银杏叶落时节登临泰山的。踏在厚厚的银杏叶上,我竟不忍心落脚,仰视路两旁高大的银杏树,感觉美得让人心醉。一路拾级而上,我和朋友驻足每个碑刻前,看岁月的沧桑在石头上留下的痕迹,我们在著名的“风月无边”石刻前留影,定格的瞬间更感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赋予泰山如此的雄奇和美丽。当年只有二十四岁的杜甫云游到泰山脚下,望泰山而留下脍炙人口的诗句“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而“齐鲁青未了”一句更是道出了泰山绵延不尽的神韵。而我如今置身山中,有幸领略了云海奇观,不得不叹服诗圣的神来之笔。绵绵细雨莅临泰山,我也有幸领略了李健吾先生的散文《雨中登泰山》所描述的雨中泰山的独特风姿,那种情趣妙不可言。我们在天街悠闲地漫步,淅淅沥沥的秋雨打在身上,与雨披奏出和谐的音响,听雨的乐趣一扫登山的疲惫感。那一刻,我感觉踩泰山于脚下,眼界高远,把每个碑刻的沧桑历史和丰富文化内涵留在脑海里,内心丰盈,步履轻快。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当我来到九如山时,我却对这句话有了质疑,那山水相依的美景分明是动态的山水画,分明是因为有了水,山才有了活力和灵气。且不说大小的瀑布悬在山间就是一幅绝美的画,也不必说山泉淙淙,像灵动的诗行在山间流动,单是一个个深潭在云雾缭绕间突现,就让九如山宛如仙境了。

那年暑假我们跟着一个户外团来到九如山下,不知道为什么,雨总是钟情每一座山。我们一家和儿子发小一家人都各自买了一次性雨披,雨像个调皮的精灵,时而在这个山头隆重登场,迎接来到此处的游人;时而在那个山头突然出现,拥抱措手不及的人们。因为雨来,山间的绿叶更绿得亮眼,没有太阳的炙烤,我们更享受山林里的一份清凉与惬意。木栈道有点湿滑,大家互相提醒着,即使是陌生人,前后走着,似乎突然变成了邻居,相互提携那么自然又那么温暖。因为背包也裹在雨披里,每个人的形象都很滑稽,抛开工作的繁杂,琐事的纷扰,大家仿佛与多年前的自己相遇了。看到儿子和发小踏进溪流戏水,我不由得也加入其中,就像小时候,每当夏日大雨过后,村里的大道就变成临时的河道,而且水流湍急,从村西头唱着歌一路向东流进大湾。我家在村东头,那时我总是迫不及待地挽起裤腿,光着脚丫踏进“河流”,那高兴劲儿一辈子也忘不了。那时的快乐很简单,而当我和孩子们踏进九如山的山泉汇成的溪流里,不惑之年的我重新捡拾到久违的快乐。登九如山的快乐,还在于这里有家的氛围。每隔一段距离都有志愿者服务,还有温馨的“驿站”——那些隔一段山路就会出现的小木屋还有凉亭,诗意地点缀着这风光旖旎的青山。每个驿站备好了免费的山泉水,背来的泡面在滚烫的山泉水里浸泡,香气扑鼻,空气那么清新,桌子有种返璞归真的美。我们在这里享受了一顿方便面大餐,竟然感觉堪比山珍海味。现在想来,味蕾依然蠢蠢欲动,应该和鲁迅先生的小说《社戏》里发出的感慨相同吧?我实在再也没吃过那么美味的泡面了,不是山泉水的润泽,而是那段旅程里的快乐是最可口的调料吧?!

“登山则情满于山,观海则意溢于海”,山在含情脉脉地守候你来,海也在激情澎湃地等待你来。出行的快乐,永远在匆匆的步履间无限延长着。这也更让我笃信,走出去,去远方,遇见不一样的美景,也会遇见更好的自己。

 

(《山东教育》20189月第2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