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之极致是废墟

发布日期 : 2018-09-15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中学

山东省平原县第三中学   张立彬

 

老院里的桃花又开了,每年的这个时候总会到院中拍几张照片。老屋早已破败不堪,可是院子里的一草一木,老房子和院墙的一砖一瓦都带有亲切的信息。母亲、哥哥和我总不时来这里看看,断壁残垣里有最温暖的记忆。

不小的一方院落栽种了枣树、桃树、石榴、核桃、樱桃、蓝莓,夏秋两季,樱桃、桃子、枣子、核桃、石榴相继成熟,虽然卖相不及超市的果子,但色味却不知好了多少,加之无农药之患,可谓上品了。

离这些果树稍远的空地,分成若干小的菜畦,因为是在树间寻空隙,所以多不规则,甚至大小不一,有些凌乱。入冬前父亲会种一畦大蒜,其他季节会根据时令种上大葱、韭菜、豆角、萝卜、辣椒、西红柿、甜瓜和草莓等果蔬。但凡是土地,勤劳的父亲就不会让它有一寸闲置,和母亲一起,魔术般地让它们结出果实、长出青菜来。一为节省一些开支,更为了让儿子孙子孙女——他的孩子们,吃到他们亲手栽种出的果子与蔬菜。每年桃子熟了,父亲都会精挑细选,将又大又甜又无虫蛀的放进冰箱,为我们留着。母亲说,他一个好点的都不肯吃,只吃从树上掉落的果子。——母亲的话总能惹得我们的眼泪无端落下。

去年的春天,也是这个时侯,父亲说今年桃花开得特别繁盛。在父亲的带领下,儿子侄女小鸟儿一样在院子里飞来飞去。几树桃花,满院的春意。站在矮墙上,捋下大把的榆钱;捡拾刚掉落的核桃花,摘下香椿红嫩的新芽。父亲则倒背着双手在院中慢慢走来走去,琢磨着给桃树如何剪枝、如何整形;计划着在小院里,一年如何规划种植各种蔬菜,才不浪费时间和土地。清楚地记得当时和我捋榆钱时,讲起他儿时缺衣少食的苦难岁月,看着跑来跑去的两个孩子,父亲深情地说:“现在多好,看咱两个孩子又聪明又可爱!”我分明看到父亲满目慈爱,这叫我总是怀疑父亲年轻时对我和哥哥的粗暴态度是假的。现在想想一定是的,他严厉的语气与发怒的表情,无非是给我们正言正行,严厉的外表之下,一直都是一颗温柔的心啊!

又是一年东风暖,再领着两个孩子打开那把冰冷的铁锁,映入眼帘的仍是灿烂的桃花,“桃花依旧笑春风”,只是斯人已逝!

再捋下大把碧绿的榆钱,精心烹制出榆钱饼;捡拾起核桃花,油炸出一盘美味;拔下嫩绿的春葱,做出漂亮的蛋花羹。孩子们大快朵颐之时,是否知道其中少了一种味道?

那几经修葺的老屋,土坯与红砖交杂在一起,雨水与青苔让它早失去了原来的模样。久而无人居住,也更让老屋失掉了气息。可是,这个院子仍会有灼灼春华,亦会有累累秋实。四季轮回里,总有不息的生命的篇章。同样的,断壁残垣里,总有最为温暖的记忆和最为美丽的景致。

即使,一树的桃花和满院盎盎然的新绿,又一次惹下两行清泪!

 

(《山东教育》201878月第232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