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路上

发布日期 : 2018-07-15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中学刊

山东省邹平县第一中学初中部   赵秀菊

 

喜欢李白,喜欢他的诗,写尽了名山丽水,也写尽了潇洒出尘的情怀。往深处想想,李白的洒脱,李白的诗,皆因一个源头,皆因他的生命状态——在路上。是的,李白从不停留,他始终在行走,他始终在路上——他的身体,他的灵魂。

少年初长成的李白,没有沉溺于优裕的家境和安逸的生活,他上路了,怀揣着安天下的理想和傲天下的才华。离开故乡,他给我们留下“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的诗句。旅居长安,他从容游走于皇帝贵妃达官显贵之间,他用他的高洁俯视他们,他用他的才情游戏他们。虽有“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栏露华浓”的应时之作,也有传说中力士脱靴,潇洒泼墨应对外邦来书的绝世才华,还有“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豁达洒脱。于是,在长安失意的李白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恋,更不用说乞怜,收拾自己的心情和精神的行囊,李白又上路了。虽说在路上有“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的郁郁不得志,但所有的一切都拦不住也留不住他向前行走的心。面对失意,他相信“天生我材必有用”;面对朋友的深情相送,他也只说“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而去。是的,他始终在路上,他的目标始终在远方。这样,他一路走,一路思,一路写,给我们留下了绚烂滋润又高缈出尘的文字,滋养着一代代的国人,滋养着一个个国人的朝暮少老。

在路上,李白抛下了朝堂的尔虞我诈,留下了山野的明月清风;在路上,李白远离了仕途的明枪暗箭,留下了流连山水的豁达清逸。

和李白一样,用在路上展现生命色彩的还有一个人——徐霞客。没有认真读过他的书,但从心里欣赏他的选择:选择上路,选择用心感受路上的风景,选择用生命记录路上的风景,给我们以美的滋养,给我们以生命的启示。

在路上,是一种生命状态,也是一种情怀,一种让生命保持饱满自由状态的情怀。人生在世,你的生活圈子高也罢低也好,总也逃不掉其中的龌龊阴影。你平庸无为,有人对你轻慢欺凌;你出类拔萃,有人对你诋毁使绊。我们总希望身边都是谦谦君子,而事实总与我们的希望相悖。认清事实的我们,是怯懦,对周围的阴影选择逃避投降;还是勇敢,与之舍身而斗?聪明的,都不是,而是上路,像李白、徐霞客一样,不是像他们一样纵情于自然山川,而是让自己的灵魂在路上——循着自己的爱好,去修养自己的身心;按着自己的理想,去增长自己的才干;想着自己的向往,在琐碎芜杂的现实世界里开辟一块属于自己的世界,在那里徜徉,在那里流连……身处凡俗,而不为俗情所累;身在尘世,而不为庸务所牵。抛下那些鸡零狗碎、张长李短,让自己的灵魂在路上——在山明水秀的路上,在读书的路上,在写作的路上,在成长自己的路上,在寻找蹊径的路上……最美的风景在路上,最好的自己也在路上。

 

(《山东教育》20186月第1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