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梧桐花开时

发布日期 : 2018-06-15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中学刊

山东省菏泽市牡丹区第二十二中学   王英敏

 

当老屋前高大的梧桐树又缀满紫色云霞,我便忆起了那些弥散在花香中的岁月。

儿时尚不识字,却独爱母亲在树下给我讲故事。在附近村小学做老师的母亲甚是忙碌,整日里行色匆匆。那时常有母亲班里的学生在家里吃住,来的最多的是邻村二娃哥和村东头的小花姐妹。听母亲说起二娃哥的爸妈去了东北种地,小花姐妹的父母早逝,爷奶常常生病无人照顾。童年的我常常因多了玩伴而欢呼雀跃。春天来了,院子里梧桐树窈窕的枝丫缀起了紫色的小喇叭,空气便氤氲着时有时无的缕缕香气。傍晚,小小的我蹦跳着,扯着母亲的衣袂,嚷着闹着要听故事,母亲暖暖地笑着揽我入怀。二娃哥、小花姐妹和对门的大柱兄弟等也便挨挨挤挤地围坐在一起静静听母亲讲故事。我们最爱听的是《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常常是听入了神,二娃哥的鼻涕便过了“河”。母亲便停下来伸手为他擤鼻涕,而常常是母亲的手未到二娃哥便警醒过来,只听“哧溜”一声,“鼻涕龙”便不见了影踪,随之而起的是一阵哄堂大笑。二娃哥用手背蹭了蹭鼻子,也“嘿嘿”地笑了起来。清风微醺,花香袭来清润而芳馨。颗颗幼小的心灵便随那芬芳的风与精彩的故事消失在紫云似的花海了。我依偎在母亲的怀里,任紫色的芬芳将我沉浸,仿佛我的世界全驻于此了。

少时,我便远离小村随父亲到县城求学。少不更事的我初尝了离家的苦涩。每到周末,母亲等在村头的梧桐树下,归心似箭的我下了公交车便小鸟似的向母亲飞去,她笑着伸出双臂拥我入怀,抱起我在原地打个旋,母女二人的笑声便飞扬开来。那时的母亲已是村小学的校长,风华正茂的她因忙碌的工作早已双鬓泛起霜花。白天上课批改作业,处理学校日常事务;傍晚则到村民家中走访,苦口婆心找回一个个濒临失学的孩子,她微薄的工资也因此几乎“颗粒无收”。那年春天学校翻修,为确保校舍质量,母亲每日奔走在工地上。新校舍顺利建成,她的腿却患了静脉曲张,血管如同一条条粗粗的蚯蚓一般扭曲着令人骇然。一向沉默的父亲悄悄托人为母亲办了去县城小学工作的调令,可当天两人却爆发了一场激烈的争吵,父亲甩手而去……少年的我已懂事许多,蹲在院子里泪水悄然滑落,为父母、为自己、也为二娃小花们。紫色的梧桐花开得正盛,花香如发了酵似的浓郁。阴云隐匿了太阳,朗晴的天空黯淡下来,雨点一声声落在我的肩头、心上。残花点点,落红无数。宽厚温暖的手抚过我冰冷的额头,是母亲粗糙的手,“妈,我知道……”我呜咽着,抱住母亲。“你爸爸会明白的。”母亲拍拍我的头,倏然间我的心中有了一个神圣的梦……

又一个春天来了,即将大学毕业的我落寞地坐在老屋的门槛上哀哀哭泣,母亲为抢救一个落水的孩子而心力衰竭……已成为企业家的二娃哥来了,县医院的护士小花来了,许多素不相识的人一起送别了母亲。春日的桐花尚未谢尽,瑟瑟的风吹着紫烟似的花香,在雨气中氤氲不散。我沉湎在无尽的哀伤与清冷的花语中。“回家吧。”父亲牵起我,我泣不成声,与父亲归行在茫茫桐花雨中。傍晚,父亲拿出一封泛黄的信纸递给我,沉重地对我说:“孩子,看看它吧,这是我与你妈的约定,等我们其中一个人离开人世才让你知道这件事。”我疑惑地接过来,顿时五雷轰顶:我竟然不是父母亲生的孩子!而是她一对因病去世多年的同事的女儿……我哭倒在父亲的怀里:“爸爸,我永远是你们的。”父亲泪流满面,“爸妈有一天都会离开你,这样做是想让你学会坚强和用爱心拥抱生活。”当晚,我抽泣着写下了去偏远小学执教的申请书,我要成为母亲一样的人。

每当梧桐花开的季节,满树紫霞,静默无语,但我总能听见她对我的召唤。在院子里轻轻漫步,童年的记忆,少年的青涩,在缕缕的花香中愈来愈清晰,不经意间泪水涌上心头:母亲,长大后我已成了您!漫漫人生,几时才能与您再相逢,我的母亲!

仰头向天,透过茂密繁花,仿佛瞥见了久违的您。花香未央,您的影子剪不断……

 

(《山东教育》20185月第1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