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品位又善良的贾母

发布日期 : 2018-05-15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中学刊

山东省临朐县七贤中学   冯天军

 

《红楼梦》中的贾母不会写诗,但她精通音乐。她听戏要隔着水听,“因为借着水音更好听”。她赏月要在山上,带着全家到山脊的大厅,望月最是阔朗明净。

月至中天,她说:“如此好月,不可不闻笛。”又说:“音乐多了,反失雅致,只用吹笛的远远吹起来就够了。”清风、朗月、笛声、水面,附近的桂花树,完全是场高雅的音乐会。众人纷纷表示“涨姿势”,她却说:“这还不太好,须得拣那曲谱越慢的吹来越好。”

下雪天更是玩心大发,瞒着凤姐来赏雪:“围了大斗篷,带着灰鼠暖兜,坐着小竹轿,打着青绸油伞,鸳鸯、琥珀等五六个丫鬟,每人都是打着伞,拥轿而来。”又气派又文艺。

她还是生活的艺术家,审美一流。

她带着刘姥姥一行人逛大观园,在探春房里,隔着纱窗看,说后廊檐下的梧桐不错,就是细了。到蘅芜苑,见屋子雪洞一般,各色玩器皆无,连说:“如此素净万万不可……我最会收拾屋子的,让我来,包管又大方又素净。”吩咐鸳鸯拿东西来摆,都是黑白色调,很配宝钗追求的简朴寒素。

贾母看人也不俗,袭人入不了她的法眼,说她是没嘴的葫芦;王夫人木木的,她不看好;对邢夫人更是冷淡。她爱的是王熙凤的“泼皮”,晴雯的“伶俐”,喜欢明白敞亮之人。在她眼里,所谓道德、规矩,不过是纸扎的幌子,装样子就好,平日里最好轻松自在,真性情。

第五十四回,写贾府中秋节大排筵宴,又是看戏又是放炮,热闹非凡,戏曲暂告一段落,贾母便命两个说书的女艺人上来表演,由于说书的内容陈腐俗套,引来了贾母一番佳人才子精彩的评论。足可以看出贾母的阅历之丰富,对说书俗套的诟病。

贾母还懂得养生的诀窍。“寿从乐中来”。老太太十分重视天伦之乐,爱热闹,生活除了欢宴就是出游、看戏,小辈们争先恐后,承欢陪坐,还有凤姐插科打诨,天天逗得她合不拢嘴。牌桌上,赢的总是她,连猜谜语也有宝玉帮着作弊,平时喜欢同孙子、孙女们在一起,没有苍老的孤独感。贾母心胸宽大,处事沉稳,有平和而不大起大落的心态。

贾母懂得盛极而衰的道理。清虚观打醮时,神前点了三出戏:《白蛇记》《满床笏》,贾母笑称是神佛意思,听到《南柯一梦》,便不言语,心中恐怕是狐疑乱撞。七十六回凄凉无比的中秋夜,众人意兴阑珊,贾母执意用大杯喝酒,变着法闻笛赏月,即使夜深朦胧睡去,也不愿散。与其说是享受,不如说是强颜欢笑。当北苑的笛音传来,贾母终于撑不住,坠下泪来。

贾母不仅有品位而且还很善良。

第二十九回清虚观打醮,一个十二三岁的小道士,拿着剪筒,照管剪各处的蜡花,正欲得便且藏出去,不想一头撞进凤姐的怀里。凤姐便一扬手,把那小孩打了一个筋斗,骂道:野牛肏的,胡朝那里跑!贾母听说,忙道:快带那孩子来,别吓着他。小门小户的孩子,都是娇生惯养的,哪里见过这个势派。还让珍哥给他些钱买果子吃。

第九十五回中,悬赏找回那块宝玉,有人就拿着一块玉来换取赏金,可是这块玉并不是宝玉的那块。贾琏听说后,道:快拿来给我问问去,人家这样事他敢来鬼混!贾母喝住道:“琏儿拿了去给他,叫他去吧。那也是穷极了的人没法儿了,所以见了我们家有这样事他便想赚几个钱也是有的。如今白白地花了钱弄了这个东西,又叫咱们认出来了。依着我不要难为他,把这玉还他,赏给他几两银子。外头人知道了才肯有信儿送来呢!”

虽然,赫赫扬扬已历四代的贾家最后大厦倾倒,但是,贾母的品味和善良仍让读者深埋于心底。

 

(《山东教育》20184月第1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