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岁姥姥的现代生活

发布日期 : 2018-04-15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中学刊

山东省荣成市第三十八中学   张云霞   龙丽

 

头发花白,身体硬朗,耳聪目明,与长者可说古道今,与少者可谈天说地。虽生在旧时代,但思想不落伍,历史能说,时尚可论。这是一位世纪老人——我的姥姥。

姥姥其实是丈夫的姥姥,自然也是我的姥姥。姥姥的一生虽算不上是传奇,但也是凡而不俗。

小脚老太懂时尚

别看姥姥是小脚女人,可她思想一点也不封建。还记得初次到姥姥家,姥姥热情地拉着我的手与我聊天,那感觉就像和一位久别重逢的亲人话家常。闲聊中她还向我建议:“霞,你怎么不剪成披发,看那些女孩披着头发多好看呀。”

又一次去姥姥家,穿着红外衣的姥姥正在院中忙活着,见到我们来了,她连忙笑呵呵地放下手中的活拉我进屋坐,我忍不住调侃姥姥说:“姥姥,你挺大胆的,穿这么大红的衣服,不过,还挺好看的啊!”姥姥一听满脸笑开了花,紧紧拉着我的手说:“霞啊,我也觉得好看。这是你姐姐为我买的,你妈还说太红,不适合。我啊,不怕,穿上赶赶时髦。我都入土半截的人了,什么没经历过呀,我才不在乎别人说什么呢!”说罢,姥姥孩童般的脸上写满了幸福。

放假了,侄女回家了,姥姥也在,弟妹放音乐,让侄女跳舞给姥姥看,跳了几下,姥姥问:“你跳的是不是《小苹果》呀?”“对呀,太姥,你怎么知道呀?”“你以为太姥老了呀?我也常听呀。”说完,我们大家都欢笑一堂。

百岁姥姥成名人

前两年,姥姥姥爷一起携手度过了钻石婚,这真的很难得,所以二老双双被《百岁老人》这个栏目选中上了电视。这可是一件喜事,妹妹逐个通知,我们都如约调好频道,准时收看。

电视里姥姥一身白衣,手摇蒲扇,坐在小板凳上。姥爷坐在姥姥身边,也穿一件干净整洁的白上衣,因听不见,他只是安静地坐在一边,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的微笑。两位老人逍遥自在,胜似一对神仙伴侣。姥姥不紧不慢有板有眼地与记者聊着自己过去的生活,膝下的子女,现在的幸福生活,没有丝毫的紧张与羞怯。透过镜头,我还看见姥姥带记者来到自己的小菜园,采摘蔬菜,亲自下厨做饭炒菜招待客人,那认真劲儿感动了荧屏外的亲人。

姥姥在小姨家住,邻居小孩来串门,一听说姥姥过百岁了,一个个立马跳上炕,合影发朋友圈;家里来了一个安装工,一听老太太一百多岁了,还没待姥姥反应过来,咔,一张留念照。每每这时,姥姥都是很平静地微笑地配合着。无论住谁家,只要听说姥姥来了,街里四坊的老太太都来串门,一聊就是小半天,笑声不时传出,飘向屋外,在空中散开。

到姐姐家小住,每天家里不断人,姥姥疑惑地问姐姐:“彩,你怎么那么招人,这一整天家里就没闲过?”姐姐笑着解释:“因为他们听说我家有位过百岁的老人,大家都稀奇,过来看看。”姥姥开心地笑了。

期颐之年现才情

姥姥虽一天学未读过,不识数,不认钱,可她算起账来那是不带错的。旧时自己盖房,采料购物,拿多少,用多少,余多少,她门清。村里来收粮的,都是几角几分一斤,算起来都带零数,那也难不住姥姥,想蒙姥姥一分钱——难。婆婆收卖无花果,收多少斤,进多少钱,姥姥都能准确地给说出来,连当教师的公公都吃惊。当大家围坐一起,说起小辈时,姥姥张口就能说出儿孙们的属相、年龄。我很惊讶,问姥姥:“你是怎样算出来的?”姥姥故做神秘地说:“这是秘诀,不能告诉你们。”

算账快还不算,出口成章更令人折服。

一次姥姥生病住院了,正赶上过年,大家都要说吉祥话,姥姥不假思索,张嘴就来:“国运昌隆保平安,家家户户挂红灯。”虽简简单单两句话,但对于没读过书的姥姥实属不易啊!

姥姥要过百岁寿诞,舅舅张罗着去饭店大办,大家一呼百应。老少四代人,坐满了三大桌,这样的全家聚餐难得一遇,老板送酒一瓶。开席前,舅舅让姥姥说上几句,姥姥稍作思考,开口道:“我老人一百岁,儿孙满堂好幸福,穿得暖吃不愁,身体健康多自在,谢谢党领导,赶上好社会。”

姥姥还自编谜语让我们猜——“小小一块砖,不冷浑身钻,借口来讲话,万里来传言。”(手机)“小小一块金,专门吃夜餐,白天人不见,黑夜来参观。”(电灯)谁说不上学就没有才气了?

家中之宝有远见

俗话说“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姥姥就是我们大家的宝贝,她也是我们的“掌门人”。

当初公公出来教书,只是个代课的,一年只能拿到几十块钱,家里的事也帮不上忙,全抛给婆婆一个人。因工资少,有不少人辞职不干了。婆婆一时也拿不定主意,就问姥姥。姥姥认真地对婆婆说:“你当初看上他什么?不就因他上过高中,有知识,算个文化人。如果让他回家来,与找个种地的有什么区别?家里活忙,不行就让你妹妹们来帮忙,困难怎么都能解决。不能让他回来。”最终婆婆打消了让公公回家的念头,全力支持公公的工作。也幸亏姥姥的劝阻,要不然公公退休后哪能享受现在的幸福生活?功劳簿里要记姥姥一功。

因为姥姥的健谈、开明,所以孙辈们有什么秘密、心事都愿意告诉姥姥,寻求姥姥的帮助和建议。妹妹谈恋爱时,谈的是一个外地男友,小姨极力反对,所以有什么事妹妹就不告诉小姨,而是与姥姥商谈。最终,小姨妥协了。

住婆婆家时,总听到婆婆问姥姥:“妈,这个种,什么时候播?”“妈,明天看病人,拿这些东西可以吗?”之所以这样,那是因为姥姥是我们全家的主心骨。

姥姥一生吃过苦,总共生养了两子七女,辛辛苦苦把孩子们拉扯大;也享过福——姥姥家是整个村,乃至整个镇里都少有的五世同堂之家。姥姥一生虽未经过什么大风大浪,但她却对生活充满感恩。如今,姥姥对我们来说已不仅仅是一种称呼,更是一种牵挂、思念,一种扎根心底的情怀。如今姥姥已是103岁高龄,无论她居住在哪儿,无论时间多紧,无论路途多远,我们都会时常去看望这位可亲可敬可爱的老太太。

愿姥姥健康长寿,福伴左右。

 

(《山东教育》20183月第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