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等着月亮爬上来

发布日期 : 2018-03-15点击次数 : 来源 : 《山东教育》中学刊

山东省莒县第四中学   邵明娟

 

记忆裹着雾影,影影绰绰,但又清晰如昨。

那来自天幕的灰色纱衣轻柔地罩向大地,黄昏来了。

场上晾晒的花生高粱玉米失了色泽,被濡染上了黄昏灰。场周围的景物渐渐模糊起来。麦秸垛粗大的腰身似乎瘦削了,经历了几场滂沱夏雨又几场霏霏秋霖,在这样的昏黄里,它深深地埋低了头似乎发出了沉重的叹息。几株歪脖子老槐在风中轻摇着盘曲的枝干。一株梧桐树兀自挺立在槐树们身旁,它枝叶疏落,心无旁骛,凛然而立。“梧桐落光光,赶紧添衣裳。”想起母亲说过的话,我竟打了个寒噤,赶紧拽了拽胸前的衣襟。

可是,月亮怎么还没爬上东面的山坡呢?我和邻家姐姐被父亲和叔叔安排照看场上收获的庄稼,他们用独轮车运送晒干的花生回家去。他们说,月亮爬上东面的山坡,他们就来接替我俩回家吃月饼。我俩并排坐在用玉米秸搭成的人字形窝棚的门口,焦急地望向乌沉沉的天空。

月亮妈妈在家吃月饼了吧?姐姐这样说。是呀,她一定吃了三个!我把一粒剥好的花生塞到嘴里肯定地说。我们的肚子不自觉地叫了起来,我们也不自觉地笑起来。我们的笑声竟然惊起了一只猫头鹰,“咕咕哇,咕咕哇”的叫声陡然而起。它似乎就跳跃在旁边的槐树林里,那叫声有些鬼魅怪异,我有些悚然。姐姐不害怕,她说猫头鹰是益鸟,爱捉田鼠;猫头鹰捉到田鼠,是在唱歌呢。你听,虫子们也在唱歌呢!是呀,虫子们也在唱歌呢!远的,近的,高亮的,低沉的,短促的,悠扬的,这正是虫儿世界的音乐演奏会呢!

蚂蚱的绿衣裳可以用笔画出来,这种笔能画出各种颜色的花草,它叫蜡笔。姐姐突然想起了什么,对我说。啊?我的世界里只有老师的粉笔和我写字的铅笔呀。它可以画出山枣树举起的红通通的小灯笼吗?可以画出蓝天上白色的云朵吗?可以画出同桌彩霞麻花辫上绿莹莹的蝴蝶结吗?我在黑暗中睁大了亮晶晶的眼睛。

月亮还没升起来的时候,大人们就来接替我们,让我们回家了。

晚饭后,母亲把那由一层透亮的油纸包裹着的圆圆的月饼摆放在桌子上,说要等月亮升起拜月之后才能吃。我们坐在院子里,等待月亮升起来。

闲不住的母亲借着堂屋里的电灯光剥玉米,她娴熟地剥掉玉米最外层的白花花的外衣,再咔嚓折断过长的蒂部,又用剩下的几片外衣把剥好的玉米两两系在一起,不一会儿在她的脚下就堆成了一座黄灿灿的玉米山。妹妹在一边用柔软玉米外衣编织着草辫子,她说要编织出一根世界最长的辫子。弟弟则抓着一把玉米须含在嘴里边当作胡须,还煞有介事地弯腰驼背咳嗽连连。

我家的大花狗摇动着尾巴,偎依在母亲身旁。我帮着母亲剥玉米。等过了秋收给你买个漂亮铅笔盒,母亲说。我向母亲提起邻家姐姐说过的蜡笔,母亲点头应允了。对着一起凑过来的弟弟妹妹,母亲又答应了他俩要的红发夹和玩具车。“月妈妈,本姓张,骑着马儿,扛着枪……”弟弟妹妹哼唱着儿歌在院子里又欢跃嬉闹起来。

我的心里亮堂堂甜滋滋的,我剥玉米的手似乎在颤抖,我甚至听到了小心脏激动地欢鸣。我看到几只蛾子在灯光里快乐地追逐飞舞,几枚榆叶也旋转着身子加入了欢腾的队伍,檐角的一只小壁虎正静静观望,调皮地吞吐着舌头。

一只萤火虫轻盈地飞跃过东墙,紧接着又有一只追逐着飞过。

月亮升起来了,升起来了!似乎在突然之间,月亮就在东墙头探头探脑了,一会儿就露出了整张笑脸。

我和弟妹们兴奋地剥开包裹月饼的油纸,馨香在院子里弥漫开来。我们踮着脚,对着月亮举起月饼,我们甚至眯起一只眼,认真地用月饼比照着月亮的脸。弟弟妹妹激烈地争论着比较着谁的月饼更圆一些,互不服气的他们甚至转移了观察月亮的地点。大花狗激动地摇着尾巴活跃起来,它在院子里高兴地溜达了几圈后,也目不转睛地望着月亮。

有夜风拂过墙头,引起墙头狗尾巴草的好一阵窃窃私语;夜风拂过院子里的老榆树,叶子们耳鬓厮磨,情话绵绵;夜风拂过我们兴奋的脸颊,又调皮地钻进了我们的裤管,给我们挠着痒痒;夜风又跑去了街头,把我们叽叽喳喳的欢闹声捎去了田野,捎到了父亲看场的窝棚……

一朵云飞来了,又一朵云飞来了。当月亮隐藏起半个面庞的时候,我们的月饼已经下肚了。我们吃完了母亲递过来的一把枣子的时候就已呵欠连连了。

母亲把系好的玉米有序地挂在父亲早就安放好的木桩上,一会儿,一个高大的玉米巨人就巍然立在老榆树身旁为它站岗了了。母亲又检查了一下鸡窝门是否关牢,灶台的炉火是否灭得干净,又归拢了弟妹玩闹之后院子里横七竖八的木棒与扫把。

“八月十五云遮月,正月十五雪打灯。”母亲抬头望向早就没了月影的天空,自言自语地道。

元宵节的月亮不会爬上东墙了吗?雪花真的会打在红灯笼上吗?躺在床上,我迷迷糊糊地想着。我听到了一两声遥远的犬吠,也听到了妹妹睡梦中咯咯的笑声。我的眼前绚丽多彩,我似乎看到了红艳艳的灯笼,看到了五颜六色的蜡笔,看到了烂漫山花苍翠树林和金黄的田野。

朦胧中,有白花花的月影悄然挤进了我的窗根。

隔着记忆的雾影,我似乎清晰地听到了我幸福的笑声……

 

(《山东教育》201812月第56期)